零度寂寞 » 抢红包者死

Published Articles

故事一:土豪的正确打法

(1)

石奔扛着工具踏入宋光奇的新居时,外面正在下雨。

屋里更显得闷热。石奔敞开衬衫,胸脯一颤一颤的,汗珠和着雨水沿脖颈往下流。宋光奇有些后
悔,石奔的体型超出了原本想像的样子。

宋光奇说:“奔儿,几年没见,发福了。”

石奔嘿嘿一笑,露出宽宽的大板牙。“哥哎,别笑话兄弟,是我老婆会做饭,把我喂肥了。”

“呵,你都娶媳妇了。”宋光奇心不在焉地瞥了眼地上的工具,“什么时候学了这门手艺?”

“高中毕了业就跟包工队瞎混,练几年就上手了。”石奔蹲下来整理铲刀、滚筒、板刷等物。

“嗯,那我姨身体还好吧?”

“我妈欢实得很。”

“要不是我姨打电话,这些活儿我本来要交给装修公司。”

“哥你放一万个心,绝对不出毛病。”

宋光奇准备离开时,随口问道:“噢,六爷还好吧?”

石奔嘿嘿一笑:“好得很,还能硬起来。”

宋光奇离开后,石奔把多余的物料放到储物间,然后坐在地板上休息,抽烟。

从这个角度环视房间,感觉自己特别渺小。房子有三百多平方米,是表哥购买的第三套新居,石奔
听说以后,赶紧让母亲给宋光奇打电话,把刷墙的活儿揽下来。

石奔抽完了烟,开始铲墙皮。

过了几天,宋光奇等墙皮铲完了,再次来到新居。石奔全神贯注地干活儿,给墙面涂刷界面剂。宋光奇观察了一会儿,觉得技术还不错,边边角角都刷到了,而且匀称。

宋光奇闲得无聊,站在窗口玩手机。

忽然一支香烟戳到面前,在眼睛和手机屏之间晃荡。宋光奇吓了一跳,抬头正对上石奔那张憨笑的
脸。

“哥,抽一根。”石奔说。

宋光奇笑了笑。“我不抽烟。”

“嫌咱的档次低。”石奔满不在乎地说着,把香烟衔到自己嘴上,“哎呀,你这手机贵得很,少说也得三四千块吧。”

宋光奇暗笑一声,没搭茬儿,继续在手机上摆弄。

石奔的眼珠子忽然鼓起来,快从眼眶里掉出来了。“哥哎,你抢红包呐!”

宋光奇淡淡地说:“你们在老家不抢?”

“也抢啊,最大三块五块,我日你这……”

宋光奇扫了石奔一眼,把手机装进口袋。“你干活儿累了,休息吧。”

“你走呀?”石奔眼巴巴瞅着宋光奇。

宋光奇转身时,又把手机掏出来说:“我给你订个餐,一会儿送过来。”

“谢谢哥。”

晚饭,石奔吃了一顿丰盛的外卖,吃完觉得有些饱,就在空荡荡的屋子里转圈消食。窗外的夜景很美,能看到不远处河面的灯光,两岸的灯光更是璀璨炫丽,石奔却无心观赏。他转悠了几圈,躺到屋角的凉席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2)

三天后,宋光奇带着妻子冯庆芳来了。

石奔忙打招呼:“嫂子好。”

“早该过来看你的,最近公司太忙了。”嫂子脸上是淡淡的假笑。

宋光奇把一箱果啤放到墙边。

“你嫂子让带的。”宋光奇说。

“哎呀,又让你们破费。”石奔说。

冯庆芳已经在查看工程进展了,她有意无意地走走停停,不时弯腰细细打量一番,还装作虚心好学的样子,用学生妹的语气问这问那。石奔跟着嫂子回答问题,眼睛却不时瞥一眼宋光奇。宋光奇又站在窗口摆弄手机。石奔等嫂子转到卫生间以后,赶忙凑到宋光奇面前。

“哥,又抢红包。”石奔陪着笑脸说。

宋光奇有点烦,脸上的表情却是淡淡的笑。“嗯。你嫂子呢?”

“哥,你把我拉到你们群里吧。”石奔瞪着宋光奇。

宋光奇皱了皱眉头。

石奔以为宋光奇没听懂,进一步说道:“就是你们这个土豪群。”

“干什么?”

石奔使劲搓着双手,都快搓出了火星子。“我想进去试试手气。”

宋光奇笑了。

“哥你同意了?”石奔的眼睛瞪得更大,眼睫毛都快瞪翻了。

“开什么玩笑?”宋光奇一句话喷到石奔脸上。

石奔一咬牙,说:“我抢到红包,算你的!”

宋光奇笑得更开心了。“你当我靠这个发财?”

“你不靠,我靠。”石奔流着口水说,“你就让兄弟抢吧,发点财我还能孝敬我妈,回村也敢在人前吹牛。”

宋光奇摇摇头。“不行,群里都是搞金融的,你……不认识人家。”

“网名嘛,都是网名。我起个狂放的名字,谁他妈知道我是孙悟空还是猪八戒。”

“不是猴儿就是猪,亏你想得出来。”宋光奇气乐了。

“哥,你就把我拉进去吧,拉进去吧……”石奔展开了老家风行的纠缠战法。

这种纠缠战法很有讲究,简称“缠术”。它不是劈头盖脸地怒骂,也不是拉长调门喊大街,而是嘟囔,以碎嘴子的功力,把人缠得浑身不自在。虽然缠人的词儿和花样并不新鲜,而且就是单调重复,但循环久了,就好像一台损坏的随身听,不断播放一串歪嘴的音符,以致于让人怀疑,这种纠缠战法简直就是地老天荒,仿佛没完没了地慢声细语地施放咒语,让人无法施展对抗他的伎俩。

此时,纠缠战法由一个胸口多毛的胖男子来实施,完全不能抵抗。

石奔正在蹂躏宋光奇的精神,冯庆芳走过来。

“拉什么?”她好奇地问。

“嫂子,我求我哥把我拉到群里抢红包。”石奔用学生弟的口气说。

冯庆芳往老公的手机上瞥了一眼,旋即转脸对着石奔,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拉进去好办,手气好不好就看你了,那刷墙的工钱……”

石奔迅速盘算了一下,他心里的公式是这样的:劳务费加物料费等于屁,屁减时间加手气等于发财。

石奔一挺胸脯说:“工钱我本来就不该要,要不是我妈……”

“好了好了。”宋光奇有些埋怨地看了妻子一眼。

“你就把他拉进去玩玩呗,都开心嘛。”冯庆芳说。

“哥,快啊,我手气壮得很!”石奔催促道。

宋光奇叹口气说:“看你这么牛逼这么急,来,我拉你进去。”

石奔乐得胸毛都炸起来了。

宋光奇语重心长地说:“奔儿你可记住喽,进去以后别乱蹦哒,老老实实猫着,等到发红包的时候,你不要每次都抢,抢到红包也别炫耀,自己掂量着,如果攒的数额够大,你也发几次红包。总之别让人盯上,更别给我丢份儿。”

冯庆芳补充道:“最最重要的,你只能晚上抢红包,别影响我家的活儿。”

宋光奇夫妇离开后,石奔自己叫了外卖,比上次还多一个菜。他吃饱喝足,站在窗前抽烟,欣赏夜景。

他也是有格调的男人。格调,就是当他逆风抽烟的时候,喷出去的烟雾又从鼻孔倒灌回来,他再把烟雾喷出去,风又把烟倒灌回来,就这样,一枚烟头他能抽一夜。

(3)

群里红包满天飞,根据这种情况,石奔给自己起个网名:猴子摸猪。

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忍不住抢了一次,失手了。这个失败让他觉悟了一下,明白搞金融的就是不一般,比起老家的那些强盗快多了。于是他把这帮家伙称为“金融牛逼犯”。

石奔沉住气,与牛逼犯的战斗将是曲折的。下午,他一边刷墙,一边在丹田运气——肚子里攒够了气,向下,容易变成屁,但掌握了方法,引气向上,则能转变成手气,进一步提升为运气。

傍晚,土豪群又有人发红包,石奔迫及不待抢了一回,收获不大,但毕竟开荤了。

石奔很是激动,并不声张,继续在群里潜水,认真琢磨群友的聊天内容。原来最近的投机交易市场行情火爆,使得这帮家伙赚翻了,不时有群友甩出一句:

又赚了一条鱼。

然后其他人撺掇着让发红包。

于是发红包也成了一种炫耀。

石奔连夜抢红包,动作越来越快。他本来就有功底,只不过刚开始被大红包压住了肾,有点走尿,抢着抢着就成了习惯了。

宋光奇会突然来巡视。有一次石奔差点儿被抓个现行,好悬没把手机掉到漆桶里。

宋光奇又一次进门时,听见书房那边有男女说话声。宋光奇有些吃惊,忙走过去察看。石奔正往天花板上涂抹白漆,旁边站着一个年轻女人。

宋光奇有些不高兴,问:“奔儿,这是谁呀?”

“噢,哥来了。”石奔手上的滚刷没停,朝女人努努嘴,“我媳妇红霞。”

“哥。”红霞羞怯地低着头。

宋光奇的脸色稍稍缓和一下。“弟妹来了,怎么没提前打个招呼啊?”

石奔朝宋光奇挤挤眼睛说:“她非要来缠着我,我也没法儿。”

红霞脸红了,没吭声。

宋光奇问:“住在哪儿?”

石奔说:“老乡给我们腾了个空房,离这儿有七站路。噢,明天还得麻烦哥,开车帮我拉点东西,我叫红霞炒两个菜。”

宋光奇不好再说什么,作为见面礼,塞给红霞二百元钱。

宋光奇一走,石奔就撇嘴了:“开门红起码也得五张数,越有钱越抠。”

红霞说:“人家的钱也不是风刮来的,挣钱都不容易。”

石奔说:“你懂个屁,这帮金融牛逼犯的钱就是大风刮来的,发个红包都不止两张数……别废话了,你赶紧上岗。”

石奔继续刷墙。红霞就拿他的手机在旁边抢红包。

石奔为自己这个点子很是得意。他刷了一会儿墙,过来看老婆的战果,结果大大出乎意料。

“你眼睛让鸡屎熨了,还是手上长鸡眼了?”石奔怒冲冲地说。

“他们的手快得很,我笨嘛。”红霞哭丧着脸说。

“说你笨都是表扬你。你就是懒,不想动手指头。”石奔说。

“不停地动啊,你眼黑了没看见?”

“还顶嘴?”

“你又不是我爸,咋还教训上我了?”红霞严重不服。

“我——嗯——我发自内心地想抽你,要不是我的理智拦着我的手,这就一巴掌撸过去了!”

“我说不过你。有本事你自己抢。”

“抢你二妈的羊羔屁,我要有时间叫你来干啥?你真以为我是闲的没事干,叫个女的陪我睡觉?我干一天活,腰都断了,昨天晚上我没伺候你?”

“你……你这货说话真恶心。”红霞使劲挤着眼泪。

“我伺候你的时候咋不嫌恶心?我白天做牛做马伺候我哥,晚上做牛做马伺候你。我命都不要了,腰都断了,我还给你舒服。你舒服够了,现在叫你干点活儿,屁话还一串一串的,你咋不编个屁花花戴头上!”

红霞作势要把手机摔了。石奔眼一瞪、胸脯一展,红霞蔫巴了。

还得抢红包。

战果还是不行,而且渐渐被群友注意上了。石奔出于战略考虑,忍痛甩出两个红包。如此一来,心思更不在活计上,工期看来要拖后了。

宋光奇又搞突击检查,这次正遇到石奔骂红霞。石奔越骂越投入,竟要动手打红霞,被宋光奇拦住了。宋光奇听出夫妻俩在为抢红包斗气,自己的火气也冒上来了。石奔不仅把事先约定的话当耳旁风,还严重影响了装修进程。

“奔儿,这样可不行,拖到梅雨季,我这屋子……”

“误不了,我能赶完。”

“我不是让你赶工,我要质量的!”宋光奇提高了语调。

石奔不吭声了。

宋光奇说:“红霞先回屋吧,省得你俩吵架。”

石奔一梗脖子说:“吃了晚饭再走。”

“让她先走吧,饭钱我出,在外面买点好的。”宋光奇问,“红霞,你想走吗?”

红霞看了石奔一眼,低头不语。

宋光奇急得原地踏步走,劝又劝不动,发火又没出口。

红霞慢慢挪到墙边,坐在凉席上。

石奔说:“反正也是闲着,再抢两个。”说着把手机扔给红霞。

红霞看了看宋光奇,又看了看石奔。石奔的眼神让她害怕,连忙拿起手机。

宋光奇的火气压不住了。通常人在发怒时,气会往上走,直接顶破天际,表现出怒发冲冠的样子,

但有时气体不按套路乱蹿,“啾——”地一声,宋光奇结结实实放了个响屁,这一下子更让他恼羞成怒。

“奔儿,你这是故意跟我斗气。”

“没啊。”石奔涨红了脸,“她反正坐着没球耍,我让她干点正事……”

“别说了,这些天你抢的红包也不少了。”

宋光奇不再废话,掏出手机,直接把石奔踢出群。

红霞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直喊“掉线了掉线了”。

石奔拿过手机一看,急眼了。“哥你这是干啥?”

“让你安心干活儿。”

“你把我拉进去!”

“我可没亏欠你……”

石奔怪叫一声,提起桶里的涂料,一古脑泼到墙上。飞溅的白色液体喷了宋光奇一脸,黑色衬衫上也是斑斑点点,十分狼狈。

  • 原文链接 : http://pup8.cn/1576.html
  • 分类:点滴记录 标签: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