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寂寞 » 英语为什么前所未有的重要?

Published Articles

英语即将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种世界性语言,这很大程度上是要感谢中国。尽管世界上以汉语普通话为母语的人口是以英语为母语人口的三倍,但英语相对易学,并且英语在地理上分布极广,所以全球大约有18亿人可以较好地理解英语。如果英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扩张继续下去(目前有超过3亿中国人在学英语,这个数字差不多和英语母语人口相当),那么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全世界就会有能力用同一种语言交流,而这将在政治、商业和社会层面带来极大益处。

新闻资料图:中国中学里的外教
新闻资料图:中国中学里的外教

在中国境外,很少有人把汉语普通话当作第二语言(因为它极其复杂),而英语是英国、美国、加拿大、新西兰、澳大利亚、爱尔兰和多个加勒比海与太平洋国家的主要语言;同时还是斐济、冈比亚、加纳、圭亚那、印度、牙买加、肯尼亚、莱索托、马达加斯加、马拉维、毛里求斯、纳米比亚、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巴布亚新几内亚、菲律宾、卢旺达、新加坡、南非、坦桑尼亚、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乌干达、赞比亚、津巴布韦与香港的官方语言。英语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语言,也是被教授最多的外语。如果中国人继续像现在这样热情地学英语,有朝一日全球能真正第一次进行世界性的对话。

英语很适合用来进行这样的全球对话,既是因为英语相对易学(只有26个字母),而且因为它的词汇量极大(并且一直在增长),能够允许更大程度的自由表达。英国演员和知识分子斯蒂芬·弗莱(Stephen Fry)说:“英语的词汇量肯定是最大的,远远超过其他语言。正如中国人口世界第一,英语的词汇量是世界第一。”英语词典里有超过50万个词(比任何其他语言都多三倍),所以在全球约6000种语言里,英语占据遥遥领先的第一。“英语是多么高贵的一种媒介,”温斯顿·丘吉尔于1908年对作家俱乐部演讲时说,“随便写一页,就一定会感受到我们母语的丰富性与多样性、灵活性与深奥的底蕴,这给我们带来极大的愉悦。”

某次演说中的丘吉尔
某次演说中的丘吉尔

我当然不是说,英语应当取代其他所有语言(它们构建了我们神奇美妙的语言世界)。我的意思是,如果中国人和其他所有人都学英语,那么我们就能更轻松地解决问题,因为全世界的人们很快就能清楚地互相理解。在外交、贸易、空中交通管制、计算机和其他许多关键领域,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去年发生了一件不寻常的事情。世界上对语言最具保护主义的国家是法国。法国政府规定了哪些词可以用,哪些不可以,以及广播电台可以播放多少首非法语歌曲。而去年,法国不得不接受,著名的巴黎综合理工学院(école Polytechnique)的几门课程开始用英语授课。

当然,这一切也有经济方面的考虑。根据备受尊重的英孚教育英语能力指数(EF English Proficiency Index),“无论在个人还是国家的层面,英语能力都是经济竞争力的关键因素。更高的英语能力,和更高的收入、更好的生活质量、更有活力的商业环境、更好的人脉和更多创新,是直接相关的”。英语还是一种非常有利于“机会平等”的语言。有意思的是,在几乎所有国家和年龄层,女性的英语说得都比男性好。英国人口仅占世界总人口的1.3%,土地面积仅占全世界的0.2%,但在今天英语代表着财富,并且同样重要的是,代表着对财富的追求。汉语人口的人均年收入是3926美元,而英语人口的人均年收入是9396美元。

全世界的人们在选择第二语言来学习的时候,当然最好是选择一种能够在每个大洲都能得到理解的语言。例如,超过90%的荷兰人懂英语。因为英语的胜利主要是由于大英帝国在全球陆地表面五分之一的扩张,所以我们可以理解,这种帝国主义的语言现在几乎要成为主宰全球的霸权语言,会引发一些争议。但正如作家梅尔文·布莱格(Melvyn Bragg)指出的,这个进程现在已经不可逆,因为很多并非以英语为母语的人,也极其广泛地接受了英语。

正如布莱格在他的著作《英语的历险》中指出:“在联合国、北约、世界银行和国家货币基金组织,英语是平等对话的人们的第一语言。它是石油输出国组织的唯一官方语言,是欧洲自由贸易协会、波罗的海海洋生物学家协会、亚洲业余体育协会、非洲曲棍球联盟……的唯一工作语言。英语还是从安第斯法学家委员会到阿拉伯航空公司协会等五花八门组织的第二语言。”

从人口总数来看,在英语和汉语普通话之后的语言是西班牙语、阿拉伯语、印地语、马来语和法语。这几种语言都对英语的国际地位不构成威胁,因为它们不能像英语那样,在地理上扩张到全球。所以,中国人热情接受英语,可以说是把自己的全球雄心壮志与全球利益摆在了第一位。下一代中国人的英语能力将使他们处于即将到来的全球对话的最前沿。

公元5世纪,日耳曼武士将标准英语带到了不列颠群岛。英语从他们开始,不断演化,经过了盎格鲁—撒克逊人、杰弗里·乔叟、威廉·莎士比亚和塞缪尔·约翰逊博士(他编写了第一部英语词典)的发展。此后,用剑桥大学讲师弗雷亚·约翰斯顿(Freya Johnston)的话说,“非标准英语”已经发展为“忙碌、灵活的日常语言,包括区域性方言和国际性的俗语、俚语,电邮、网络和短信的语言”。早在16世纪,诗人埃德蒙·斯宾塞(Edmund Spenser)就在给友人加布里埃尔·哈维(Gabriel Harvey,剑桥大学的修辞学家)的信中抱怨:“那么,他们把我们的英语变成了其他所有语言的大杂烩。”确实如此。今天,在说英语的人当中,非母语人口是母语人口的三倍。

历史学家大卫·克里斯托尔(David Crystal)指出,英语是“地球上词源最多元化的语言”。英语是一头胃口极大的杂食动物,消化了极多的外语词。英语在语言学上的高度异质性,恰恰就是它的优势所在。在不列颠群岛,英语险些被丹麦人和后来的诺曼人消灭,但英语的特殊天才就在于,它有能力吸收敌人,就像科幻故事里的某种外星球怪物,吞噬对手之后变得更加强壮。

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

和所有伟大的冒险故事一样,英语的发展史上也有命运攸关、悬而未决的时刻,比如阿尔弗雷德大王打败维京侵略者之时,或者诺曼征服之后古英语不得不为生存而斗争(这样的斗争的结果完全可能是,英语变成盖尔语那样的边缘化语言)。但由于英语吸收其他语言的能力,它吸收了成千上万个法语词,并顽强地生存了三个半世纪,直到英国君主再次开始说英语。到这时,英语就开始对它11世纪的敌人复仇。今天,说英语的欧洲人的人口达到了说法语的欧洲人的三倍。

尽管英语是一个生机勃勃、不断生长的有机体,但今天全世界最常用的一百个英语词,几乎全部来自一千年前的古英语。梅尔文·布莱格指出:“我们可以用古英语进行有意义的对话,很少需要偏离它。”当然,美国说英语,是英语在20世纪焕发第二春的关键原因。不过,在危险的中世纪,保住火种的是英国英语。

英语是一种非常美丽的语言,能够用它的50万个单词(古英语的词汇量仅有2.5万)构建出人类的许多最璀璨的文化成就。早在7世纪初,英语就有了24个字母(但没有字母J,Q,V,X 和 Z),如布莱格勋爵所说,这种建构如同“发现了知识之火”。但在这种成功里,也有内在的危险。“英语传播越广,”他告诉我们,“它就越多样化,也就越倾向于分裂。”所以,当我们距离英语成为全球通用语只有咫尺之遥时,全世界形形色色的地方方言可能会让英语洋泾滨化,从而导致我们与美好的前景失之交臂。

在印度,英语日报的发行量达到310万份,而且每一份报纸有好几个读者。在印度的学术界,英语仍然是首要语言。在商界和贸易界、政府高层以及科技界的工作,仍然需要流利的英语。想出国留学的学生几乎非学英语不可。印度的所有大城市,以及许多小城市,都有私营的英语中学。就连为高级公务员开设的公立学校也使用英语,因为只有英语在印度全国都是可接受的媒介。随着印度的经济蓬勃发展,这种趋势在继续。如果中国或印度希望有朝一日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在GDP总量上,中国已经快要赶上美国了),那么必须使用英语这个主要工具。

这并不是说,英语民族可以为自己语言的辉煌崛起而自鸣得意。正如语言史学家尼古拉斯·奥斯特勒(Nicholas Ostler)在他的世界语言历史著作《词语的帝国》中所说,阿卡德语、埃及语、梵语和波斯语、希腊语、拉丁语和法语都曾经显得势不可挡。但正如剑桥历史学家蒂姆·布兰宁(Tim Blanning)指出的,与这些曾经处于强势地位的语言不同的是,英语是“第一种在全球通讯时代取得主宰地位的语言”。这一点,会让英语的生命力更为顽强,更难被摧毁,而不是像曾占据强势地位四个世纪之久的阿拉米语一样被亚历山大大帝消灭那样。

阿拉米语文字残片,图片来自维基
阿拉米语文字残片,图片来自维基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近期发布了被翻译最多的前十位作者的名单(其中每一位都被翻译成超过1500种语言),其中一半属于英语民族,尽管英语民族人口仅占世界总人口的7.5%。第一名是沃尔特·迪士尼公司,随后是阿加莎·克里斯蒂和《圣经》。再往下是列宁,但今天已经很少有人再翻译他的作品了,所以他的名次在迅速下降。然后是儒勒·凡尔纳、芭芭拉·卡特兰(Barbara Cartland)、伊妮德·布莱顿(Enid Blyton)、威廉·莎士比亚、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和格林兄弟。

如果中国人继续像目前这样踊跃学英语,他们无疑会在世界局势变革中占据前沿位置,这对互相理解和世界和平肯定是好事。拿破仑有句名言,说中国是个沉睡的巨人,等他醒来时会震撼世界。但中国也是个说话的巨人,如果他选择用英语(也是中国人非常喜爱的一种语言)向世界讲话,那么他一定会更有效地震撼世界。

  • 原文链接 : http://pup8.cn/1599.html
  • 分类:点滴记录 标签: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