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寂寞 » 这可怕的恋爱

Published Articles

0

男朋友搬走了之后,赵小青一个人就租不起这两居室了。
她抱着斗牛犬威廉哭了一宿,第二天起床洗把脸就开始搬家。给自己布置得温馨的卧室咔咔咔拍了几张照片,把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原来做书房的次卧,然后在网上发布了招租的消息。
梁南搬走的时候,还要带走威廉。赵小青竖着眉毛说:“威廉归我!”
梁南说:“我不是跟你抢,我担心你养不起它。”
赵小青生气了:“你也太瞧不起人了,我养的起它!你可别借着看它又回来找我!”
梁南:“别逗了,出门左转我就再买一个!”
赵小青赶紧捂上了威廉的耳朵。

来了几波看房的人,赵小青都不太满意。小情侣她当然是不肯租的,给自己添堵么。而这个地段能出起这个价位的单身女性,赵小青见了一个,看上去极为不好相处的样子。

她反复筛选了想要看房子的人,先加微信,名片拍照过来,正经工作的单身男性,不得往回带女朋友。赵小青选了几个名片上看上去职位稳定的,另外还叫人家打印最近半年银行卡入账明细带过来。
赵小青相信人生衰到极点就会触底反弹。她有一个红皮小本本,里面详细地记载着她遇到的所有倒霉事儿和开心事儿。倒霉事儿攒多了,接下来总得发生点儿什么好的吧。如果真的有神,甭管他是四面八方的什么神,如果有,他一定会看到:深夜里,赵小青在小本本上写完当日的鸡毛蒜皮,拳头捶在封皮上,瞪着眼白过多的大眼珠子,恶狠狠地对着虚空里“许愿”:差不多得啦啊!憋这么久,看你能给我整个什么大的!

她足够努力,上天赐给她什么大宝贝那都是应该的。如果你有幸看到她过去几年的相册,就知道她的变化有多么大了,估计恨不得跟她屁股后面腆着脸求她分享一点儿经验。
这一年,赵小青的头发状态达到了历史最佳:乌黑,浓密,顺滑,每一根都长及腰际。皮肤水嫩,无妆胜有妆。她一米六五的身高,只有九十二斤,还都胖在了关键的地方,真正的做到了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除了护发护肤、健身塑形,她还花大把的时间,以钢铁毅力,把分分钟要拎刀砍人一般的东北方言练成萌音软语的普通话。她身边吃的穿的玩的用的,随手拍一张,就够被网红盗图发微博的了。

所以,她卡债数万,存款是一分都没有。

1

斗牛犬威廉血统尊贵,只吃进口狗粮。梁南搬走之后,它的饭量下降了很多,表情看起来比往常忧伤。它比赵小青更像一个失恋的家伙。

曾几何时,梁南对于赵小青,也是上天恩赐的礼物。他们通过朋友的朋友介绍认识,有点儿一见钟情的意思。那一瞬间,赵小青觉得自己努力把一头杂毛抚平顺留成长发,三年多不吃晚餐,戒咖啡奶油蛋糕,不喝任何包装饮料,拔掉了四颗牙齿,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在家里对着镜子练习说话的神态,捋直舌头;所有的辛苦都是为这一刻准备的。

梁南那天脱掉外套,穿着一件白衬衫,他抱歉地说刚从公司加完班赶过来,穿得有点儿太正式了。他伸手扯掉领带,解开衬衣的领口,挽起袖子,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坐下来,冲赵小青大方地笑着。赵小青看着他精神的短发,发梢上似乎都写着两个大字:优秀!她能闻见一股股的男性荷尔蒙气息,让她的声音不知不觉地就放软了。她特别满意他,也尤其满意那天晚上自己的表现:淑女,又带点儿幽默感的。

赵小青今生不能做两件事,第一是喝酒,第二是跟东北男人一起聊天。她酒量还是不错的,没有喝到不省人事过,只是无论什么酒,多少度数,一杯下去之后,她就会双眼放光,面若桃花,语音腔调立马切换到东北频道。有人觉得挺可爱的,她自己可不觉得,更何况,她东北腔的时候,还要配上撸胳膊挽袖子,大嗓门,拍大腿咯咯咯的没完没了的笑,完全控制不住。第二点跟第一点情况有点儿类似,只要一听见东北话,她就能立马被带过去。

所以,她怎么能把房子租给白宇呢!周六一大早开门见到是他,赵小青立即粗暴又焦躁地说:“你怎么知道我家在这?你来干什么?”
白宇根本像没听见似的,往她怀里塞了一张纸,自顾自的进门说:“你住这小区不错哦,离我公司特别近,嗯嗯,房子也很不错啊,我什么时候能搬过来!”
赵小青喊:“你没睡醒吧你!你来干嘛?”
白宇:“你让我来看房子啊,这不,收入证明我也给你带过来了?”
赵小青展开那张白纸,果然是银行入账明细。她皱眉找手机翻微信,是不是给哪个看房的人信息发错了?她拿着手机问白宇:“哪个是你?”
白宇:“这个,十二月的奇迹!”
赵小青:“你算什么奇迹!瞎改什么名儿啊!”
白宇:“谁叫你不备注我的名字啊!隔壁的帅哥哥,青梅竹马的小白,来,我给你改。”
赵小青拿回手机翻了个大白眼,说:“不租给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慢走不送!”
白宇根本不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条腿抬上来晃着说:“给哥倒杯水啊!哎呦呦,这小家伙,长得这个忧愁啊!”威廉没搭理他,扭着屁股回屋继续睡觉去了。
赵小青气晕了,这蠢狗,都不知道看家护院的吗?她伸手拽起白宇的衣服把他往门口推,一边推一边说:“你给我出去!”
白宇:“哎呀妈呀,我的天呐,你怎么还这么大力气,跟头母牛似的!别推,别推我!”
两人正推搡着,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男人出现在门口。赵小青认出来是他们的租房管家。
西装男:“催房租。”
赵小青:“噢,我这两天没空去交钱。改天有空了就去。”
西装男:“这可晚了好几天啦!”
赵小青:“我知道,不就是晚一天一百块钱嘛!我认缴还不行?”
西装男:“大姐,我有这个房租到账的任务的。我就来看看,你还租吗?不租押金可就不退了。”
赵小青:“谁说我不租了,我就是太忙了没空去交。我明天就去哈!”
西装男:“别明天了,我pos机都带来了。”
赵小青怒火攻心:“你什么意思啊?”整个人都要火箭一般射出去了。
白宇赶紧拦她,掏出一张卡递给西装男说:“刷刷刷,刷我的!”

2

夜深人静的时候,赵小青偶尔也会反省一下梁南跟她分手的事儿。威廉很不适应从主卧搬到了次卧,它晚上在小窝里耷拉着头,眉眼里写尽忧愁。

谈恋爱根本不像少女时期想象的那样,没有那么多愁肠百转,也没有什么感天动地的瞬间。也许成年人的恋爱就是这样的吧,在忙碌的工作之后抽时间见面,吃饭聊天,逛街收礼物做幸福状,拍照发朋友圈收获几十个赞。

即便如此,刚开始的时候,赵小青还是觉得一切都挺好的,梁南是个非常拿得出手的男朋友,配得上她所有的努力。后来他们粘着久了,跑来跑去的约会都嫌费事儿,不如就住在一起吧。她觉得这样也挺好的,算是两人关系的一大进步。像过家家似的,玩得也算开心。但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赵小青开始感到烦了。首先是从她仔细地观察了梁南的裸体开始,她发现他的皮肤没有她想象中的那般白嫩,怎么说呢,脸啊,脖子啊,胳膊啊,这些能露在外面的,都挺白挺细致的皮肤,可背上的皮肤,又黑又粗糙的。这个发现就像在她脑袋里点了导火索似的,她感觉一切都跟她一开始看到的不一样了。

梁南喜欢蹲马桶的时候看书,赵小青看书的时候一想起来这本书是不是也被他蹲马桶的时候拿过,就心里犯一阵恶心,恨不得往书上喷消毒液。
他在被子里放屁,吃饭吃到一半拿过来手机刷朋友圈,总也想不起来剪脚指甲。他的优秀也变了一点儿,赵小青陪他一起跟他上司吃饭,他一脸逢迎让她生厌。可谁不是这样的呢?赵小青这样安慰自己,就当是自己偶尔的情绪低落吧。

总有憋不住的时候。那一天,跟梁南的朋友聚餐回来,梁南一边开着车,一边滔滔不绝的刻薄。赵小青有点晕车,可能晚餐吃得不太对,她感觉一阵阵犯恶心,梁南翻来覆去地吐槽让她炸毛了。她突然大吼了一声“别特么说了!”。梁南横眉冷眼的看她:“怎么了,你哪根筋不对?”
赵小青:“你要是真这么烦他们几个,就别跟他们一起玩啊,有什么好叨叨的,整的自己好像有多么人上人似的!是,去一趟落地签的巴厘岛有什么好得瑟的,鼓浪屿住两天都回来咋呼!人家没准就跟你没什么共同话题愣是使劲儿聊呢!吹牛不打草稿,你不吹吗?你跟我的朋友坐一起的时候,总说什么我有个特别牛的朋友,家族产业怎么怎么的!你那朋友知道吗?你那只是工作上有点儿来往的富几代知道你在外面这么跟提自己爹似的提他吗?人家知道了还不是一样在心里笑话你。你刻薄朋友的时候想起来自己讨好别人的时候了吗?在你们老板那四岁的小女孩儿面前还说什么:哎呦,人家这才叫千金呢!你就当自己那脑袋是只有256兆内存的,欣赏一下难得空气质量这么好的夜景啊,回味一下晚餐吃了什么,再担心一下今晚上回去自己床上的表现,很难吗?很难吗?何苦在这儿绞尽脑汁地刻薄自己的朋友,你这么高端这么优雅这么有品位为什么还会有这么些朋友呢?你是不是特别有优越感,在他们面前感觉自己特别优秀,特别带劲儿?”
梁南:“你他妈给我闭嘴!”

赵小青闭了嘴,一路回去他们再也没有说过话,各自睡下,第二天起床如往常一般生活,再也没有人提起。但应该就是那次开始吧,两个人心里都各自结了一层冰。

想起这茬,赵小青对分手的事儿也就看淡了。她落寞多过于伤心,找到合适的人总是难的。正想着,妈妈来电话了。她这会儿最不想聊天的人就是妈妈了,走过场聊了几句,妈妈忽然问:“小青,你跟白宇住在一起了?”
赵小青:“妈,我有事儿先挂了。”
赵小青冲出房间站在客厅里叉腰大喊:“白宇,你给我出来!”
白宇裸着上半身,用毛巾擦着头发就出来。赵小青一看,赶紧拿手挡住视线,低头尽力大吼:“你搬到我家来的事儿,为什么要告诉我妈?”

3

那天,上午刷完房租,中午白宇就拖着两只超大号的拉杆箱搬来了。赵小青看着他收拾东西,生活用品一应具全,感觉自己好像被人算计了似的:“你这什么速度啊?”
白宇:“你不知道吧,我号称快手打包小王子啊!”
赵小青翻了个白眼,说:“等我发了奖金,我就还你钱,然后你就给我搬出去!别赖着不走啊!”
不等白宇回答,赵小青回自己房间关上门。她不知道这样的情况算怎么回事儿,不过,至少是个熟人吧。她目光落向自己房门口特意买来防身用的棒球棍,轻轻地笑了。

而这一会儿,被算计的感觉更严重了,赵小青等白宇套上一件白T恤,根本顾不上欣赏他穿着居家白T恤条纹长裤,刚洗完的头发湿漉漉的样子有多么帅气可爱,只顾着劈头盖脸地问:“说,你什么居心,干嘛跟你妈说咱俩住一起了?”
白宇:“那我妈打电话问我最近怎么样,我只好说喽,我从小受到的教育可是不能说谎,你总不能让我欺骗母亲大人吧!那咱妈总在一块儿唠嗑,我妈一知道,那你妈肯定就知道了呗。”
赵小青气不打一出来:“你给你妈说清楚,咱俩只是合租,短期合租!”
白宇嘻皮笑脸地说:“解释什么啊,咱俩这样,咱妈可开心呢,你就当给咱妈尽孝了哈!”
赵小青拿起一只抱枕追着白宇满屋子跑,边跑边打嘴里边说:“谁是咱妈,你跟谁咱妈呢!”

赵小青和白宇,从上幼儿园起就是邻居,一直到上大学去了不同的城市才见得少了。他们从小在职工家属楼的小区花园里飞檐走壁,互相吐唾沫。他们的母亲是同事也是闺蜜,一起在背后说别的女同事坏话,比较哪个男同事更帅气,先后结婚,差不多同一时间怀孕,然后俩人一激动学人家电视剧里指腹为婚。赵小青从小就讨厌这件事儿,谁一提她是白宇的媳妇就跟踩了她尾巴似的。那时候,她在书本里看到,在旧社会有钱的地主会花钱给自己家的傻儿子买小女孩做媳妇,叫做童养媳,她看白宇冲她流着口水傻笑,想起白宇她妈跟自己妈坐在屋里沙发上说的话,就气鼓鼓地想揍他一顿。
她俩现在也不死心。上回赵小青回家,一进门她妈就冲着她惊慌失措地喊:“小青你怎么啦,这是生病了啊?怎么瘦成这样了?”
赵小青:“哎呀,妈!你嚷嚷什么啊!我这是减肥了我。”
妈妈:“好好的,减什么肥啊,瞧你这穿的啊,露腰露膝盖露脚脖子,这都是容易受凉的地方,你穿的这什么啊,这么紧,对血液循环不好!这孩子怎么越长大越别扭了,小时候多可爱。”
赵小青:“妈,我可先跟你说好了,别再拿我小时候的照片到处给人看!不然我就都给你烧了!”
妈妈:“你敢!什么审美!小时候胖墩墩的多可爱,你白阿姨也说呢,胖才看着有福气!对了,白宇现在也在北京工作了,你俩有空也一起吃吃饭,看看电影啊!”
赵小青:“别跟我提他,好不容易熬到上大学离他远点儿。别让我再见着他!”
妈妈:“怎么啦!我觉得你嫁给白宇就挺好的,知根知底,门当户对,过年都不用愁回谁家,这家不都在一块儿呢嘛。结婚以后再生个大胖小子,我跟你白阿姨啊就一起给你们看孩子。”妈妈越说越开心,完全不管赵小青一脸黑线。
赵小青:“行了啊!想太远了吧你!别做白日梦了。”
妈妈一听不高兴了:“你有什么不乐意的?我告诉你啊别太挑了,挑来挑去挑花眼,过几年你就剩下了,人家白宇还不一定能等着你呢?”
赵小青急了:“哪有这么说自己女儿的!我怎么不能挑?我凭什么不能挑!谁稀罕他等我啊!”
妈妈:“你嚷嚷什么啊你!没大没小的!我看你这几年在外面也没混出来什么,为你好,提醒你啊!本事不大,脾气倒是见长了你!”
赵小青起身回自己房间:“我说不过你!”

然而死活还是没躲过去的。假期第三天,白宇也回家来了,当天晚上就跟白阿姨一起到赵小青家串门子。四五年没怎么见着,白宇长得快让赵小青认不出来了。既然看上去比以前顺眼了,赵小青想,她就用在外说话办事儿的套路,跟他保持一个陌生人之间地优雅礼貌的疏离感。结果,白宇进屋屁股刚挨沙发上就开始嚷嚷:“哎呦,小青,你这可变样了,太漂亮了!你还记得你小时候不?那头发竖起来往天上长,整天穿的跟男孩儿似的,劲儿比我都大。咦,你那小虎牙怎么也不见了,你看我胳膊上还有你咬的牙印儿呢!”
这白宇就跟照妖镜似的,三秒让赵小青变回原型,她伸手扯住他耳朵使劲儿拧:“你给我闭嘴!”

4

赵小青跟白宇约法三章,第一:没事儿别跟我说话;第二:出门别说你认识我;第三:别冲我笑!
白宇点头,说:“行,我不打扰你,前两条我理解,这第三条不让我冲你笑是怎么个意思啊?你不会是害怕,被我这有魅力的笑容征服了吧!”
赵小青快手拧耳朵:“别给我废话!”
白宇:“好的,好的,好好说,咱别动手!”
虽然赵小青冷个脸对白宇,她家的斗牛犬威廉却一点儿贵族的高冷都没有,白宇一坐在沙发上,威廉就蹦上去往他身上贴。要不就是晃个屁股跟着白宇回主卧,它一直觉得那宽敞的主卧才是它的家。“唉?”白宇怪里怪气的问赵小青,“你家威廉?小母狗吧哈?”
赵小青翻个白眼不理他,心里骂:这没用的蠢狗!

在赵小青无数次深夜对着红皮小本本恶狠狠地放话之后,攒了这么多倒霉事儿,终有有一件大好事儿发生了。要不怎么有句老话说呢,神鬼怕恶人。
周一这天早上,赵小青刚到公司,发现几个女同事聚在一起小声说着什么,她走到她们背后去,拍了一下前台璐璐:“说什么呢!”
璐璐手抚胸口:“姐姐呦,你吓死我了。”
正咋呼着,一堆人往这边走了过来。走在中间的一个高大挺拔,西装合身得像长在他身上的皮似的,浑身透着一股浓浓的成功人士范儿!赵小青眼睛都直了!
等人群走过去,璐璐说:“就说他呢!”
赵小青:“唉!我认识唉,这我们大学师兄啊,校草高云城!”
璐璐:“你说胡话呢吧!这咱们老板家公子啊!才从美国进修回来,以后就负责管理咱们分公司了!”
赵小青:“高云城对不对?是叫高云城吧!咱老板家公子?这我没听说啊!我知道他大三就去了美国做交换生了!哎呦,我来咱们公司这么多年了,可算来对了!”
璐璐撇撇嘴:“那你这意思,他还能认识你怎么的?你去跟他打个招呼,看他认识你不?”
赵小青跟没听见似的,只顾傻笑了:“这回可真憋了个大的!yes!”

高云城还能认识她吗?赵小青心里也琢磨。
那时候她大一,还留着高中时候的短发,军训结束脱掉迷彩服之后,就整天在白T恤外面套一件篮球背心,还没有准备好面对自己的性别似的。
某一天她走在篮球场边上,迎面飞过来一球,她伸手接住。对面一个高个子跟他打手势让她把球扔过去。她就杵在那里傻掉了。她第一次觉得男孩子帅气,就是见到高云城的那一刻。她拿着球不动,高云城就走了过来,接过球,冲她笑,还伸手在她毛茸茸的短发上摸了几下。还记得韩剧里的摸头杀吗?就是那样,后来每次赵小青看韩剧看到摸头杀镜头,心里都一颤一颤的。
她知道了高个子帅哥名叫高云城,金融系大二,有一个女朋友,长发,温柔,喜欢穿裙子。
于是,她也开始留头发了,她发质特别硬,从短到长的过程特别艰难。之后,每次她顶着刺猬一样的发型,穿着裙子迈着豪气的外八字走向高云城,对方都故意没看见她似的。
一定要变得像那个女孩一样漂亮!这是赵小青发情期的全部梦想。

5

时隔八年,赵小青都快被自己感动哭了,她真的太励志了。她照着镜子看着自己,摆着各种娇羞的造型,美滋滋的!
白宇出现在镜子里:“你这捡着钱了啊?乐成这样?”
赵小青心情太好了,都懒得跟他斗嘴。继续哼着歌转悠着。
自从白宇搬来了之后,赵小青家的居住环境和生活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不亲自嫁一个,你永远无法知道一个东北大老爷们的内心会拥有多么细致温柔的一面。白宇会做饭,无论大火爆炒的中式还是小火慢煎的西式,他不让赵小青吃外卖,每天亲自下厨做饭,早餐都能一周不重样,然后给赵小青做好午餐放进保温饭盒里。晚餐更是营养健康,赵小青说她不吃晚餐,但熬不过色香味诱惑。家里厨房还是卫生间,收拾得连个多余的水渍都没有。每天吃过晚饭,赵小青坐在客厅沙发看韩剧,光着大长腿翘在茶几上。白宇端过来洗好的水果,拿过来毯子递上:“女王大人,您盖上点儿,别凉着。”
赵小青头不抬,光斜着眼睛瞪他。白宇嘻皮笑脸:“噢?您这是故意考验我?诱惑我?”
赵小青斜着的眼珠子转回来顺便翻个白眼,接过毯子盖在腿上。

赵小青在健身馆的跑步机上挥汗如雨地跑着,跟身边的璐璐抱怨:“都怪那个死白宇,害我得多跑好几公里!”
璐璐:“哎呦,人家每天给你做好吃的你还不乐意了!要是遇见这么贤惠的男人,我就嫁了!每天十指不沾阳春水,帅哥为我做羹汤!”
赵小青:“那行啊,发给你!”
璐璐:“你舍得呀?”
赵小青:“我有自己的猎物呐!”

自从高云城出现,赵小青就想尽一切办法企图唤起他当年对她摸头杀的回忆。然而哪里好直接跑过去讲呢?煞费苦心终于等到一个机会,年中总结的时候,高云城要亲自听赵小青这一组的人汇报工作,以便对员工多些了解。赵小青平时工作就挺努力的,但她一直只是认真,并没有太大的野心,这次,她决定全力以赴。
加班到深夜,白宇隔一小时就打电话过来。赵小青冲着电话吼:“你烦不烦啊!”
白宇:“我担心你啊,这么晚了还不回来,多不安全。打车也不安全啊,你告诉我你公司地址,我去接你。你不让我接我就给你妈打电话说你夜不归宿!”

白宇接到她,问她:“干嘛突然这么拼,我可没催你还钱啊?”
赵小青:“用不着你管。”

工作汇报那天,赵小青果然如愿获得了关注,她的直属上司都不免多心地看了她几眼。散会的时候,赵小青故意追着高云城的视线,企图再捞上一句客套。而就在这时候,同部门的Joanna就硬生生地摔在了高云城面前,昏倒了过去。高云城立即冲上去,查看了一下,一个公主抱就把她抱起来往外面走。赵小青内心怒喊:“绝对是假摔啊,绝对是假摔,这女的太狠了!”

Joanna再出现的时候,大家就冲上去问她怎么了,她娇滴滴地说:“还好了,医生说就是有点儿低血糖。可把我吓坏了呢,还好高总在。咱们高总啊,一直到我醒过来又关心的问了医生好多话,才放心呢!”
赵小青心里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面上笑呵呵地说:“Joanna啊,你命可真好,低血糖这种病,只有公主才会得呢!”

再后来就有人背后传言下班看见Joanna上了高云城的车。赵小青不想去证实传言真假,总之她情绪很低落。她一回到家里就直奔了自己房间,脸也不洗衣服也不脱倒在床上。
白宇小心翼翼地敲门,小声说:“女王大人,吃饭啦!”赵小青没有反应。
白宇:“你再不理我可进来啦!我开门啦,我进屋啦,哇,我们女王大人的闺房好漂亮啊!”
赵小青还是一动也不动。
白宇:“天啦,你竟然不打我,也不骂我!你这是怎么啦,发生什么事儿了啊!”
赵小青皱了皱眉头,想发火还是懒得了。
白宇:“女王大人,快起床鞭打我吧!哦!哦!哦!”
赵小青一个翻身起来,忍不住笑着骂:“你神经病啊!给我滚出去!”
白宇笑了起来,伸手拉起赵小青:“再怎么样也要吃饭啊!来,我今天做了特别的菜。”

饭厅里,桌上摆了玫瑰花,点了蜡烛,倒了红酒。饭菜却是简单的一盘果蔬大拌菜,一盘东北小鱼酱,配白米饭。赵小青惊讶地看着白宇。
白宇:“我打电话给你爸,跟他学着做的。鱼是他买了在冰箱里冰冻了快递过来的,大酱和辣椒也是。他说你小时候最爱吃这个菜,鱼是溪水鱼小川丁,酱是东北黄豆酱,在北京不容易吃到。”
赵小青坐下来狼吞虎咽地吃了几口,眼泪大滴大滴地掉进饭碗里。
赵小青吃完了一整碗米饭,看了看餐桌的布置,说白宇:“你个土鳖!这俩菜能配红酒吗?去!楼下超市买瓶二锅头!”

6

一个星期之后,公司组织去三亚旅游团建,听说高云城也去,办公室里又炸锅了!
赵小青卡吧一声把手里的铅笔掰断,眼睛里燃气熊熊的斗志,心说:“这回看老娘的!”
这回下班之后她也不加班了,回到家不看韩剧,一晚上刷微博看网红们晒的照片,刷淘宝找同款,泳衣,各种款式,一定要多备几套!

白宇天天替她从物业那边拿快递。她一进门,白宇手里拎着两块单薄的小布料,颤抖着双手问赵小青:“你你你,小青,你买的这是什么啊?”
赵小青大怒抢下来泳衣:“谁要你拆我快递的!”
白宇:“一直都是我拆快递啊,一直都是我负责倒垃圾啊!”
赵小青赶紧把衣服放回房间去。
白宇:“你买那东西干嘛?不是要对我图谋不轨吧!”
赵小青:“你想得美!公司旅游,去三亚。”
过了几天,白宇拿出来几件衣服给赵小青:“这都我给你买的,你看,这泳衣多好看啊!还有这专门防晒的,绝对晒不着!”可不晒不着吗,裹那么严实!
赵小青不领情的扔回给他:“你知道什么啊!”

趁赵小青回房间,白宇点开她电脑上的公司邮件,别有用心的看了起来。
于是,这天当赵小青随着公司的团建队伍下飞机到达酒店的时候,白宇已经带着太阳眼镜在酒店大堂里等着了。
白宇:“唉?你们那趟飞机是不是晚点了啊,贪便宜买特价票是不是?你们公司真抠门啊!”
赵小青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你怎么在这?”
白宇:“我来保护你啊!”
赵小青:“谁要你保护啊!”

总之,接下来的几天,白宇不仅一路跟随着团建队伍,还特别把房间订在赵小青隔壁,晚上还要过来聊天,甚至跟公司的几个小姑娘打成一片。赵小青别提有多窝火了!她被搅和得心神不宁,也没捞着机会接近高云城。

晚上她一个人在酒店门口的码头边溜达,这里停着不少游艇。她问自己是在向往这样的生活吗?不知道。白宇阴魂不散地跟了过来。赵小青特别烦躁,她冲他喊:“你有完没完啊!”
白宇:“干嘛发这么大火啊,我不就是来凑个热闹吗?”
赵小青:“你一路在我周围晃,别人会误会的!我跟你什么关系啊?你又是给我拿饮料,替我拿空罐子,还要给我涂防晒霜!”
白宇:“我觉得吧,虽然咱们住在一起这段时间,没有那个方面的进展,但在我心里,我已经把你当成我的媳妇了!”
赵小青:“你脑袋被门挤了啊!有你这样的吗?”
白宇:“你是不是觉得,咱们差一个我郑重一点儿的表白?那我现在就说!赵小青同学,我喜欢你!我从小时候就喜欢你,从幼儿园的时候,就喜欢你!不管你胖了还是瘦了,长发还是短发,打人还是骂人,我就是喜欢你!”
赵小青:“哦,那不好意思,我有喜欢的人了。我不喜欢你。”
白宇:“我知道,那天晚上你说了,你喜欢你们公司那个富二代,高云城。你说你从大学的时候就喜欢他,暗恋他。可是你了解他吗?”
赵小青:“唉?我什么时候说的?你趁我喝多了你套我话是吧?”
白宇:“你那天还说了很多,说这么多年你有多努力,我听着特别心疼。人不是非得努力才配得到爱,你原来就特别好!你不用减肥,你不用留长发,你不用按照那些网红的样子把自己打扮得性感妖娆,你短头发冲天长,就特别帅!”
赵小青:“你说这些都没用,我喜欢现在的自己。我特别讨厌你提我以前,特别讨厌!”
赵小青说完,转身走开了。
白宇接着说:“你还记得吗?小时候你总抢我自行车,还把裙子掖进三角裤里,就从那时候起,我就喜欢你了!”
赵小青头也没有回,她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为什么要喜欢一个把裙子掖进三角裤里的傻妞呢?”

7

第二天早上,赵小青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白宇又粘过来。她心不在焉地跟着队伍,一整天都没有再见到白宇。她到酒店大堂问前台,发现他已经退房了。
回到北京,家里也没有人。白宇的房间东西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只剩下一张纸条:房租我交了一整年的,别招租了,不安全。

赵小青莫名的心里空落落的。她打起精神来,心说本来他也不应该出现在在自己的生活里。
她比以前工作更认真了一点,也少了时间购物,不买那些没用的,减少开销,争取独立承担房租。
她翻开日记本,发现日期落下来许久都没有写。有白宇在的时间,她都忘了写了。
斗牛犬威廉病了,不吃不喝,赵小青带它去看医生,医生说没检查出来什么,看样子是抑郁症。
小狗怎么还抑郁了呢?赵小青不解。医生问她最近家里的变化。赵小青简单说了。医生说:嗯,它觉得自己被抛弃了。
赵小青:那还有我呢啊?
医生:你平时照顾它多吗?

令人吃惊的是,有一天高云城忽然约她。她下班以后坐进他的车里去吃晚饭,她有点儿不在状态,笑得有点儿僵硬。她发现高云城根本不记得大学时候那一计摸头杀了。最后她有一点儿释然,她开门见山地说:“高总,我就一个小职员,您怎么注意到我的,咱来干净利索的,直接说吧!”
高云城倒是有点儿被她突如其来的豪迈惊喜到了,他意味深长地笑,说:“Joanna跟我说,你从大学时期就暗恋我。”
赵小青:“她怎么知道?算了,算了。那行,今个吃了这顿饭,我也就圆了梦了。”

赵小青回家路上,犹豫纠结,还是给妈妈打了个电话,七拐八绕地说到白宇。妈妈说:“他出国培训去了,去一年呢!你们住一起你怎么还不知道啊!上次你白阿姨就说啊,本来早就应该去的,行李都收拾好了,却不知道怎么就跟你住一起去了!”
挂了电话,赵小青笑:“哼,还什么快手打包小王子,这个大骗子!”

之后,她偶然遇见了梁南。他们眼神对视的那一刻,就知道彼此都释怀了。
赵小青:“最近过的怎么样?”
梁南:“嗯。要结婚了!”
赵小青:“你不是说来故意刺激我的吧?”
梁南:“呵呵!遇到了一个特别厉害的妞,把我套住了!”
赵小青:“唉,你什么意思啊,有这么挤兑前女友的吗?她厉害,她比我厉害是吧?”
梁南:“你别不服气!我带她回家见我妈妈,我妈妈那人,天生嘴巴刻薄,见着她也不例外,你猜怎么着?人家一点儿都不生气,还把老太太哄的,笑成一朵花了!这要换了你,我估计就得夹中间受气了。”
赵小青:“够了啊!”
梁南:“你现在怎么样?”
赵小青:“单身,但比以前好多了。”

白宇没有给赵小青一点儿信息。她刷他的朋友圈,翻他的社交媒体账号,都没有一丝一毫的信息。她憋不住了,跟白阿姨要了他在法国的电话。
她怒吼:“你什么意思啊,撂下一长篇大论的表白之后人就不见了!”
白宇:“等我一年,看你表现。”然后就挂了电话。
赵小青听着电话的忙音被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白宇这个家伙!这突如其来的霸道是什么技能?

赵小青辗转了整夜没有睡,第二天凌晨她从床上蹦起来开始收拾行李,心中怒骂白宇,凭什么叫我等他,她想着去当面质问他,想着跟公司请假,订机票,找旅行社。好像用尽了过去所有时间里训练出来的快速应对技能,她收拾好所有需要带的东西,最后抱着大号拉杆箱痛哭起来,莫名的委屈。斗牛犬威廉小碎步挪了过来,挨在她身边坐下。跟一只狗同病相怜,赵小青哭得更凶了。

原来爱上一个人的感觉是无条件向他缴械投降,这可能会是她这辈子里唯一愿意认输的事儿了。

刚上幼儿园那年,白阿姨给白宇买了一辆小自行车。白阿姨对白宇说:“小宇,小青是你未来媳妇呢!你不要欺负她,而且还要保护她不被幼儿园里别的小孩欺负,知道吗?”
白宇天真地点点头,就骑着小自行车出门了。
他在路边喊:“小青,小青!”
赵小青抢过自行车,一伸手就把白宇推到在花草丛里,说:“你要是敢告诉我妈,看我不揍你!”
说完,她把裙子掖在三角裤里,骑上小自行车使劲儿蹬着走了。
白宇坐在花丛里,目瞪口呆眼泪汪汪,刚想大哭转念又破涕为笑,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一边喊着“小青等等我啊!”一边追上去。
五岁的赵小青骑着自行车回头看白宇追上来,心想:“他是不是傻啊?怎么我欺负他他还冲我笑呢?”

赵小青把打包好的行李又拆开,默默收拾好。在三亚那天晚上,白宇还说了一句话:“你戴着面具生活,不就是害怕真实的自己不被人喜欢吗?现在你还怕什么呢?”

“少自以为是了。”她在心里说,“我到底什么样,只有我自己知道。”

  • 原文链接 : http://pup8.cn/1662.html
  • 分类:感悟生活 标签: ,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