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寂寞 » 澡堂杀人事件

Published Articles

我与田子的相识是在大学。

我不知道田子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在我印象里,她是个甜美善良的姑娘。

理工大学男多女少,澡堂也显得欺负人。孤零零的立在学校角落,被杨柳盖住了轮廓。

澡堂不过是一座平房,设计倒是很独特。房顶鼓起一个大通风口,四面都是窗户,便于通风,远看是一个大写的凸字。

我经常想,如果有人跳上房顶,透着窗户就可以看到赤身裸体的我们,那岂不是很危险。田子笑我多心,哪有人会那么坏,况且唯一的梯子在门廊大妈那保管。

但我还是不放心,洗澡的时候总是盯着那排窗户看。

澡堂大妈是个热心的女人,一次我和田子从澡堂出来时,外面下着大雨,田子着急回去收宿舍的衣服,冒着雨就要往外冲,大妈拦住我们,送了一把伞。

我们感念大妈的帮忙,还伞的时候送了大妈一盒饼干。大妈特别高兴,拉着我们聊天。

我们校区的女生实在是少,大妈很容易就记住了我们,每次洗完澡,都会和我们聊聊,说说学校的工资,说说家里的儿子。大妈倒是个热情的人儿。

大妈的儿子也在这所学校上学,大我们一届。

我从未见过他。

我们班,只有田子和我两个女生,我们自然是形影不离的。后来我经常想,我们的友情,是不是被选择的结果。

班级里只有两个女生,男生们自然会拿来比较。

田子性格温婉,身材修长,皮肤白皙,一头黑发披在肩上,透着一股子清冷气质,虽不施粉黛,倒是清秀雅致,是我们电气学院的班花。

我一向大大咧咧,不修边幅,矮矮胖胖的,一头黄毛简单的攒起来,胡乱的搭配衣裳,平日里只粘着田子玩,也不去想谈恋爱的事儿,所以当田子恋爱的时候,我是有一些慌。

田子的男朋友很好看,是那种阳光的大男孩儿。艺术专业的男生,身上总是透着一股子干净的感觉,和田子倒是很搭。

班上的男生大多喜欢田子,见田子有了主,自己没了机会,倒是有一两个把注意打到我身上了。

田子陪我的时间少了,课余时间经常和男朋友黏在一起,刚开始还有点不习惯,后来和班上的男生混熟了,也就不在意了。

每个女生可能都会在大学经历从高中生到屌丝再到女神的蜕变史。或许是和田子呆的久了沾染了些习气,或许是食堂饭菜不好吃,或许是不开心总是拿来被比较,总之,我像是6月才开的桃花,虽然迟缓,却终究好看了起来。

我还是会和田子一起洗澡。

田子性子清冷,又经常和男友一起,所以和班上的男生都是淡淡的。我就不同,和班上的几个是很好的异性朋友,在没有田子的日子里,我们经常一起撸串喝酒。

慢慢的,我的桃花也开了起来。

临班有个男生,向同学打听了我的手机号码,向我表了白。

我把这事和田子说了,田子很积极,帮我打听了那个男生的情况,说是要帮我把关。

于是在周末的时候,我把那个男生约了出来,田子也在。

那个男生很风趣,点餐的时候也很礼貌,我们聊得很开心。

田子很满意他,说是不错的男生,让我交往试试看。

好吧,田子的眼光一向很好,我就同意了。

班上的男生知道我恋爱了,都感叹仅有的两棵白菜都被外来的猪给拱了。

然而我并没有我表现的那么心动和甜蜜,当他企图把舌头伸进我嘴里的时候,我提出了分手。

田子笑话我,说我被那个男生的猴急给吓到了,但也明白,我一定是不喜欢他。

但她不知道,那次聚会的时候,田子离席去了厕所,他望向田子的目光,是亮的。

我又恢复了单身,这让我班同学很高兴。

我又开始了称兄弟拜把子的生活,一起去喝酒撸串,逃课去网吧开黑,但却不像之前那么精心打扮了。

忘记是谁说过,当一个女生不再打扮的时候,她一定对周围的男生不再抱有希望。我想我就是这样。

田子很少参加我们的聚会,她不喜欢男生耍酒疯的样子,也不喜欢撸串。但每次她来,男生们就会收起脏话,收起酒瓶,乖乖的像个小学生。

田子真的很漂亮。

我以为日子就会这样平静的度过,直到大三的那个夏天。

学校的贴吧里忽然传出了一段视频,是一个女生洗澡时候的样子,从那个房顶,隔着窗子。

视频的影像有些模糊,看不清人脸,但我认了出来,那是田子。

我的心里升起一团火,憋得我生疼。我知道,田子一定也知道了。

校方注意到了这件事,立刻进行了处置,封了贴吧,删了视频,报了警,也把女生澡堂的玻璃天窗给封了个死死的。

然而,没有女生敢去了。

我找到田子的时候,她正躲在操场的主席台上闷声的哭。

田子从未哭过,即使和男友在电话里吵到不可开交,也从未哭过。

我心疼这样的田子,像是要把我撕裂。

田子见了我,先是低声的啜泣,终究还是抱着我大声哭了起来。

我俩那晚在操场上呆了很久,秋风清爽,吹久了也是有些凉人的。

当晚我们并未回到宿舍,而是去了校外的旅馆,买了啤酒来喝。

当田子喝了一罐啤酒后,她倚着我,缓缓吐出了一件事。

田子有一次单独去洗澡,照例和大妈攀谈了几句,大妈的那个儿子也来取东西,因为二人顺路,都是往宿舍楼去,就这样认识了。

那儿子要了田子的手机号码,田子碍于大妈的情面不好拒绝,只好给了。却没想到,噩梦就这样开始了。

那男生经常给田子发一些暧昧的短信,约田子出来,甚至跟踪田子。

田子只好把男生约出来,明确的拒绝了他。

田子不该喝那瓶饮料的。

田子被迷晕了,带到了旅馆,发生了性关系。

之后那男生再也没找过她。田子心里虽然痛苦,却从未向谁坦露。

我恨不得去杀了他。

而这次的视频事件,一定是他。只有他能拿到钥匙,拿出那把梯子,也只有他才会留意田子的行踪。

警方查到了视频发出的ID地址,是一家黑网吧,没有监控,老板也不知道谁是凶手。

警方只好抱着试试的态度,将网吧柜台上客人们落下的东西收走,来学校交给各专业学生班长辨认。

一个银色的、挂着一颗素珠的U盘被认了出来,有人说那好像是他舍友的,U盘上有着浅浅的划痕,“WZY”,正是舍友的名字缩写。

警方打开了那个U盘,里面除了一些学习资料,还有田子洗澡的视频,田子的背影,田子的偷拍照。U盘的主人,正是大妈的儿子。

一切真相大白。

田子也被警方约谈。

流言传了起来,大家纷纷猜测视频的主人公就是田子,有的为她唏嘘,有的为她不平,也有看热闹不嫌大的和一些猥琐的男生的意淫。

澡堂大妈被学校开除,她的儿子也被带走接受调查。

但故事远未结束。

当接到田子的电话时,我正在食堂吃饭,田子的语气很慌张,要我不要声张,赶紧来澡堂。

当我来到澡堂的时候,田子和大妈里间正在争吵,大妈央求田子放过她儿子,不要起诉她儿子,田子被大妈步步紧逼,一个劲儿的往后退,却并未示弱,只是喊着一定要他付出代价。争吵声很大,当我来到里间的时候,就看见大妈拿着刀,对着瑟瑟发抖的田子恐吓。

我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大妈,抓着田子的手就往外冲。

田子却被大妈拖住腿,动弹不得。

挣扎间,田子的腿被大妈割伤,我心急,踢了大妈一脚,这一脚生生踢到了大妈的肚子上,痛得她一蜷,我俩才得以逃脱。

当我们逃出很远很远的时候,我才想起报警的事情,匆匆联系了校园保安和警察,田子和我瘫坐在长椅上。

澡堂大妈死了。心脏病。

警方细细的审问了田子和我,我把所知道的情况都和警方说了,包括那一脚和田子的伤,田子所受的威胁和苦楚,我都一一说清楚了。

警方也查明,大妈的死因只是心脏病,与我那一脚无关。

大妈的儿子也已经调查清楚,他的确偷偷爬上楼看过女生洗澡,U盘也的确是他的,但他并没有发到贴吧去。他承认他和田子发生了性关系,却不承认是迷奸了她。

但旅馆的监控录像出卖了他。田子神色迷离,整个人被他扶着进入旅馆。而后的一个小时,他一个人出来,再也没有回去。

案情虽然还有疑点,但是录像和迷奸却是真实的,警方甚至在他的书包里发现了残留的迷药粉末。

他被判了12年。

田子悄无声息地退学了。再也没出现过。

我想念田子。疯狂的想念她。

我喜欢田子,所以当田子和我逃出来,要我先不要报警的时候,我听从了。

我喜欢田子,所以在警察面前承认那一脚是我踢的。

我喜欢田子,在那个男生企图把舌头伸进我嘴里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我想起了和田子在旅馆的那个夜晚,田子喝得很醉,抱着我,在我怀中沉沉睡去。月光透过窗子洒到田子脸上,细碎的头发挡住了田子的眼。在月色和酒精的作用下,我吻了田子的脸。

田子是我苦楚灰暗世界中的一抹蓝,是失落的天使。

所以当我在澡堂看见田子眼神里的厌恶和恨绝时,我是吃惊的。

我一直在想,我在整个事件中,到底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我对事情的真相感兴趣了,这让我有种重新接近田子的感觉。

我去了监狱,找到了那个男生,母亲的去世给他带来了很大的打击,以至于当他知道我是田子的朋友后恨不得冲出来杀了我。

他的嘴里一直在叫嚣着田子是个婊子、是个骚货,执勤的警察喝止住了他并结束了这次谈话。

当我第二次去的时候,他拒绝见我。

当我第四次去的时候,他终于能够和我心平气和地谈谈了。

他说他的确对田子很感兴趣,但是是田子对他处处留情,那次的聚会却是田子主动喝酒的,几瓶过后,田子倚着他,将手放在她的胸口,咬着耳朵说不想回宿舍。

他的确录了视频,但却是在田子的暗示下做的。是田子故意出现在他面前,告诉他她要洗澡,告诉他她的背后有着一个蝴蝶状的胎记,告诉他澡堂的房顶的窗户和那把梯子,和一个暧昧的眼神。

这与那个清冷的田子相差甚远,我甚至在想象,田子勾人的时候是多么惊艳。

可是田子怎么保证他一定会录下视频呢,又怎样得到视频的呢。

田子的男朋友!

有没有这种可能,田子做好了两种准备,移开梯子,或者录下视频。

当时外面一定还有一个人,偷窥着他,一旦他没有录下视频的话,就把梯子拿走,录下他偷窥的视频,并引起轰动。

这场偷窥与被偷窥的较量中,田子一定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那么,那天在澡堂,真的是只有我们三个么。

所谓的粉末,视频的发布,遗失的U盘,是不是都是一种故意和蓄谋已久的呢。

一切,都无从深究了。

田子的男朋友根本不是这个学校的艺术生。

我在整个事件中,扮演了田子的不在场证明的证人,田子通过我掌控了时间差,通过我向警方传达了她想要传达的信息。

那么,田子为什么这么做。

一定事出有因。

但这已经不是我能查到了的,我只知道几条线索,澡堂大妈的丈夫十年前因为醉酒驾驶撞了人被判无期,田子与父母生疏客套的关系,田子背后浅浅的伤疤。

在我去艺术学院的教室的路上,一个男人撞了我,而我回到宿舍打开书包,一张明信片静静的躺在那。

是我最爱的荷兰风车。

背面写着一句:让夏天过去吧。

我找不到田子了。

  • 原文链接 : http://pup8.cn/1683.html
  • 分类:所见所闻 标签: ,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