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寂寞 » 刘处

Published Articles

刘科对于一直没有提拨耿耿于怀。  每次喝酒的时候他说:”妈逼!不干了——今天我们处长让我给他写个讲话稿,我没给他好脸色看。我跟他说,‘那么多人闲着,偏偏怎么就该我写。我是末庄里的阿Q吗,又能苦又能做?’处长说,‘帮帮忙吧!你是处里的老人,情况比他们熟。笔头子又来得快,交给他们小年轻我不放心。你大笔一挥,分分钟就弄好了。辛苦一下……啊?等这阵子忙完了,回头我私人请你喝酒。好……去吧!辛苦一下。’处长这么说我就有点抹不开面子,我说,‘那好吧!这最后一回了。下次这种月末总结让他们年轻人去弄,你们有好事的时候谁想到我了!’“

处长一边推刘科,一边说:”心里有数哎!我们也向上面报了好几回,上面没批下来你叫我有什么办法。现在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退休的,也没有自然减员的你说怎么搞?哎——我听说他们三处张副处长身体不太好,上次检查身体以后就没有来上班。这一说起来都有半年没来了,我估计不太好了。上面的意思比较倾向你,因为无论是资历,还是工作经验,轮也该轮到你了。这回准跑不掉!你别管我听谁说的。你权当不知道,该干什么干什么。”

“张副处长有病”这个消息像给刘科打了一针强心针。他觉得像一个黑喑的隧道快要走到尽头,隐隐有一线光透过来了。晚上他洗完澡出来,哼着小曲走到老婆跟前。老婆正在看电视,回过头问他:“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又跟人到外面喝酒去了,身上臭死了。”他说:“喝个屁酒!在单位写材料。我刚才回来的时候在门口小摊上吃了碗牛肉面,不信你闻闻我嘴里可有酒味。”说完他张着嘴凑到老婆面前让她检查。他老婆推他一把说:“去——去,别挡着我看电视。你们处长又给你鼻子前面拴什么胡萝卜了?”“这回不是拴胡萝卜,是真的。哎——你知道三处那个老张吗?我听人说他快不行了。我很有希望接老张的位子。”

老刘的老婆跟他一个系统,单位里的人事关系她都熟。她听了把身子坐正了,忽然把脸色一板说:“你们家处长以前在你鼻子前面拴胡萝卜,我都没说他,这回做得有点不地道了,开始行骗了!我听张处长他女儿说他爸没什么大毛病,就是到医院割个痔疮,什么就叫以后上不了班了。“刘科嘟囔着说;”也许他女儿瞒着你呢,现在这个人嘴里可有一句实话?“他老婆听了不屑地笑了一下,把遥控器往旁边一扔说:“那你就等着老张蹬腿你好接他班吧!到时候别说我没给你提醒,你这个人给你根棒槌你就当针。“说完她回头问道:“儿子——作业写完了没有?写好赶紧洗澡。“

刘科听了他老婆这番话,像劈头浇了盆冷水。他趁着老婆给儿子洗澡的功夫,拉开冰箱门,见有他们娘俩晚上吃剩下的青椒炒干丝和一点油炸花生米。他把菜端到餐桌上,给自己到了一杯酒。过了一会他老婆裹着热气腾腾的儿子从卫生间出来,看他把小酒喝上了,就叫了起来:“都几点了?你也不看看你自己肚子现在长多大了——还吃!”刘科说:“就一杯,我想点事情。你带儿子先睡吧。”他正楞怔的时候,他们家养的小猫跳到桌子上。老刘用筷子蘸了点酒递到小猫的嘴边上说:“怎么你也想来一点?”小猫舔了一下,立刻从桌子上跳了下来。  就这样经历过许多大喜、大悲、和自暴自弃与再造辉煌以后,刘科,不——现在是刘副处。刘副处长开始成熟了,成熟得如同秋天挂在树梢上的柿子,或者一枚被虫蛀过的黄叶一样,只要有点风哪怕是轻轻咳一声,都会从树上落下来。

平常他更习惯于倾听,聚会的时候也习惯别人将抹去“副”字的处长乌纱帽咣里咣当扣在他头上,原先他还要解释一番:“我是副的”。给他民间任命的人就说:“早晚处长的位子还不是你的。”他连忙向四周看一下,然后压低声音说:”最近是有这么个风声,但什么时候能落实下来还不知道。就我们朋友之间我说一下,跟外面人可不要说。“大家听了都纷纷举杯祝刘副处长早日荣登大宝。这一回他再也没有谦让,站起来一饮而尽。

风声很快就变成了现实,刘副处长终于拿掉了这个”副“字。他在心里给自己又制订了一个新的目标,他盘算着离退休还有十年。如果祖坟冒烟说不定能熬个副厅调研员。不过他对这个愿望已经不像以前那么迫切了。不是有句话叫‘’官到处级止,人到四十休‘’吗?不休又能咋的?

晚上下班回家的时候他把警服拿出来,准备回家将新发的警衔换一换。他拎着装衣服的小包,下了出租车没走几步,就听到后面有个人骂:”老狗日的!你不能走快点吗?”刘处长回头一看,见一个染着绿毛的小王八蛋开着一辆跑车。,跟在他后面按喇叭。他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他回骂一句:“你个小狗日的!下来我弄死你。”

那个小王八蛋就开了门直扑老刘,老刘就与他放对。到底是年高不以筋骨为能,老刘使了两个别臂扫腿,没把人家放倒,倒被小王八蛋一个反别弄个四脚朝天。那家伙抬腿就在他胸口踢了两脚,老刘只好用手中的包护住胸口。结果包被踢破了,里面的警服露了出来。这个小王八蛋也是乖角,他立刻意识到自己正在袭警,他马上转身开车跑了。老刘撅着屁股在地上也没找到砖头,后来捡了半个烂西瓜,对着车远去的方向奋力一掷骂道:“我弄死你个小王八蛋————!”烂西瓜摔在地上碎成淋漓一片。  他老婆看到他衣衫不整回到家里,就问他:“你是不是跟人打架了?”老刘就把刚才在街上遇到这件事情说给他老婆听。他老婆说:“你没记下他车牌号?”他说晚上没看清,光想着把他撂倒。他老婆白他一眼说:“你是让人家给撂到倒了吧?你都多大岁数了,怎么还跟人动手了。‘’“这个小王八蛋太缺德了,他如果骂我是'狗日的'我也许不会跟他动手。他骂我'老狗日的'才让我火大,我要有枪一枪崩了他。”他老婆说:“消消气——以后遇到这种情况要克制一下。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以后遇到这种事情要多动动脑子。”

吃完晚饭,老刘把新警衔换上。他站在穿衣镜前左右看,然后举手给自己敬了个礼。又试了各种握手姿式,跟上级怎么握,跟下级怎么握,女的怎么握——这时他老婆过来了,他把老婆手拉过来握了一下还拍了拍。晚上他躺在床上,抚着肚子自言自语道:“小王八蛋——老王八蛋。”他望着天花板又重复了一句:“小王八蛋你很快就会变成老王八蛋了————“过了一会他打起呼来。

  • 原文链接 : http://pup8.cn/1686.html
  • 分类:影音赏析 标签: ,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