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是这样发生的

关于“老”是怎么发生的,最近一两年我算是有点心得。17岁的时候我认为人到27岁就可以去死了,真的不甘心的话,再多活2年,撑到29岁死了总可以了吧。谁要过30岁之后的日子啊,老了啊,老起来的人生有什么意思。等我真到了29岁,心里略有些翻腾,借着这股对自己的怜惜,面霜换成la mer的(并没有什么奇效但不想再换‘回去’了),减了肥(当然飞速地又反弹了),略买了几个包,说不上欢天喜地,但是也并没有太感慨,就30出头了。日子一天天过,30岁之后的每一天并没有少一点什么,我天生精力充沛,很长一段时间每天上班、管娃之余,晚上8-9点开工,写到凌晨1-2点,打够6000字回家睡觉,第二天早上7点起床送娃上学。体力的充沛带给人自信,经常忘记自己的年纪。然而年纪在35周岁之后终于轰地过来了。好像身体里无数个闹钟同时响了,时时刻刻都感受到“啊,我这回是真的老了”。脸变得松,拍照不小心会有双层下巴,如果哪天晚上没睡好,第二天的黑眼圈和眼袋就几乎要和法令纹会师,再好的粉都会浮起来,爱掉头发,相处多年的发型师拒绝再给我烫发和染发:“你还是先养养头发吧”,然而不知道该怎么养,尝试了市面上无数种贵的便宜的防脱洗发水,扫地机器人还是经常被我的掉发缠住。(最近用的美国箭牌还真不错,掉得少一点了)开始收集医美的资料,对玻尿酸和肉毒杆菌的品牌和分类、超声刀和水光针的原理和作用都有所了解。现在阻止我的不是观念和风险,而是钱包(所以年轻穷是无所谓的,老起来穷是真的很麻烦啊)。记性变差,该记得的总是忘记,不该记得的……已经学会假装忘记了。过敏性疾病开始经常发作,偶尔长个青春痘倒是很激动,自拍不修图拍给闺蜜看,“我还在长青春痘诶”,“醒醒吧你儿子快长的那个才叫青春痘。”睡眠已经完全成为随缘的事情,偶尔睡够8小时想给全世界发红包,每天躺在床上拿起手机到真正睡着这段时间成为了一团谜,但如果没有那段时间又真的不行。走在路上已经不会再有男人偷看我了,看到帅哥的眼神变得慈祥,脑子里滚来滚去是“我儿子长大能这么帅就好了”。朋友见面最常说的是“你瘦了”和“你气色不错”——大家都知道是假的,但这两句已经是能夸出口最不违心的了。闺蜜们合影的时候除了开美颜相机,还会熟练选择光线。认识的同龄人开始死去。今年有两个,一个是高中不同班的男同学,几年前他曾经来参加过我们几个老同学的家庭趴,当时我觉得奇怪,为什么一个单身男人愿意来看着几家的疯孩子,后来知道他得了脑癌,虽然手术过,但有很大几率会复发,所以不敢恋爱,不敢结婚,来参加这种活动可能让他体会到某种什么呢?我不知道,不敢深入想。那次聚会之后不久听说了他复发的消息,今年走了。另外一个是大学不同班的男同学,是个高中老师,在学校猝死,儿子比我儿子大两岁。我去参加了追悼会,他脸被画得白里透红,妻子哭得发不出声音,儿子钝钝的,显然还没有接受父亲已经去世了的真相。于是不得不的,真正明白了有些诗词的意思,以前也知道,现在是感同身受到,比如“挈妇将雏鬓有丝”,比如“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比如“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变得越来越惜命和怕死,有些话年轻时候随口胡说觉得无所谓,现在真的认真留神不要咒自己。不错过任何一次常规体检,拿到报告单就像拿到检修报告,逐项排除隐患之后,感觉和老天爷谈判多了一点筹码:“我这么认真活着,你先收拾那些作死的啊”。对父母多了一些理解。偶尔想到他们都是快70岁的人了,鼻子发酸,觉得一切是怎么发生的,我爹还是走台阶一次迈两步的人啊,开始暗中留意海南的养老房产。喜欢回忆又必须克制回忆,害怕自己接受人生所有精彩和意义都已经在前半段消耗殆尽,逼迫自己往前看,保持好奇心和一定程度的企图心。人际交往中对于细节的挑剔程度变得很像小时候讨厌的bitch,终于明白当年觉得bitch的人只是比我靠谱而已。彻底明白人迟早会为自己性格中的弱点买单,学会掩藏自己的智力和审美优越感,不为了讨好他人、避免冲突,而是明白成长是克服毫无意义主动伤害他人的过程,时时提醒自己宽厚二字是为了自救。时间如水漫上来,在被彻底淹没前,“放松肩膀”和“run Forrest,run!”的台词交替响起,而我塞上了耳机。

已有0条评论,您也掺合一下吧!


Theme By wordpress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