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寂寞 » 鱼说:我要结婚了!

Published Articles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一种状态在生活,就像是我现在在这里写这一篇日志一样,我没有办法去确定我写这一篇日志是要表达怎样一种信息。

前几天,我小学同学鱼鱼告诉我说她快要准备结婚了。我突然间呆住了,恍若隔世。过往的那些记忆恍若羽毛般一片片浮现,假如可以重新选择的话,我会勇敢一点;但是可以重新选择么?不能,所以我依然没有勇敢一点。

如果倒着活,即从80开始活到1岁,将有80%的人成为伟人。 —— 李宗伟

我有很多次尝试着写着我的过去,那些人,那些事情。但是最终都写成了小说,并不是说我文笔有多好,是我根本就没有勇气去面对曾经的自己。

鱼鱼是我小学同学,大概三四年级转学到我们班。齐肩的短发,脸有点婴儿肥(现在好像好多了),有点近视,上课会需要戴眼镜才能够看清楚黑板上的粉笔字。 我们是同桌,关系慢慢热络起来。班上有一个叫锐的小子一直在追求鱼鱼,鱼鱼和我关系很好,于是每次都会来问我应该怎样应付锐。就在那时候,我突然发现我爱上鱼鱼了,因为我一直给她的方向就是怎样去拒绝锐,让他死心。

只有爱,才有如此强烈的占有欲!

我当时是班长,老师不在的时候我来负责课堂纪律。典型的形象就是坐在讲台上观察四周的动向,对于不守纪律的同学要坚决打击,规矩就是被抓到的人就用条尺打手心。

有一次我要惩罚一个同学的时候,他突然说,鱼鱼也在说小话,你为什么不处罚她。就这样,我有了这一段毕生难忘的记忆。

当条尺落在她手心的时候,我有看到她眼中的泪水和生气,我知道她是在怪我,但是有谁能够知道,我的心疼更甚于她的疼痛。

小学时候,大多数没有去想说谈恋爱或者怎样。我是典型的乖乖男,背负太多的期望,尽管知道自己已经爱上鱼鱼,仍然没有办法去背叛家人和老师的希望。

我当时天真的想,就这样下去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

夏娃是亚当的一根肋骨,所以当女人伤心的时候男人会心痛。 —— 瞎编

小学毕业后我们考上了同一所学校,但是我们并没有在同一个班级,这一事实再次证实了国人事事并非尽如人意的名言。当时她叫我哥哥,我不知道怎么会想到这么个点子,也许是折中的办法吧。

不在一个教室,我常常会一下课就到她们教室外面去看报纸(她们教室外面就是报栏)。为的只是看她一眼,现在回想起来会觉得很困惑为什么不去和她表白,可能是自己想太多,怕难堪。按照我现在的性格,一定会先知道答案再说。

她的生日,我攒了快半个月零用钱去买了那种可以舒缓眼部疲劳的护眼罩。当时的想法真的很单纯,只要看到她开心就好了。

一个学期之后,我离开了那个城市,原因是成绩太差,家里直接把我给隔离到另外一个城市。

走得急,我没有任何她的联系方式,那个时候QQ、电话、手机全都没有,这直接导致我在后面的两三年时间里一直没有联系上她。

有些事,我们明知道是错的,也要去坚持,因为不甘心;有些人,我们明知道是爱的,也要去放弃,因为没结局;有时候,我们明知道没路了,却还在前行,因为习惯了。 —— 网络

做更多的事情,没有结果却还在坚持,那么就变成习惯了。就像是公园一直不停的旋转木马,诉说着属于他们自己的回忆。

很幸运的一天,我知道了她家的电话,跑到外面的IC卡电话亭。电话接通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轻松掉了,她轻轻地问我:请问你是哪位?

我们流畅地交谈着,就像是两个新认识的朋友。她似乎已经忘记那些被我视如珍宝的回忆,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终于可以听到她的声音,那一天我感觉我还是个孩子,而且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我得到了她的QQ,去她的空间,看到了她写的一些东西,这些年来我们都改变了很多,她也有了自己的男朋友,过后我只是在QQ上面给她留言说我曾经喜欢过她,她淡淡的回应说没有察觉。我们都礼貌得就像素未谋面陌生人。

之后的几年时间我只是偶尔发消息问下她的近况,随口聊几句,重新做回一个淡淡的朋友。

但是前几天,鱼鱼告诉我说她要结婚了,我的心却依然会有心痛的感觉。如果当初我勇敢一点,我们之间应该还是有机会的吧!

我想要对鱼鱼说:一路走好,希望他是你的真命天子。

多少次又多少次,回忆把生活划成一个圈,而我们在原地转了无数次,无法解脱。总是希望回到最初相识的地点,如果能够再一次选择的话,以为可以爱得更单纯。

很多年前我希望可以看到她穿上婚纱的样子,现在她穿上了婚纱。区别只在于身旁的那个人并不是我。我爱的人成了别人的新娘,我却还是一个人啃噬着孤独的滋味,倘若时光交错之际,你是否还能想起同桌的我。

  • 原文链接 : http://pup8.cn/8.html
  • 分类:所见所闻 标签: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