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妹新技能

那年我和几个哥们在网吧战斗至半夜 回寝室路上,一个朋友突然 骂了一声草就跑了 过了一会儿 我们在女生寝室看到他 一个妹子抱着他 哭的稀里哗啦的 后来回寝室路上 让他坦白 他说 当时玩游戏的时候,她发了一条消息 想吃冰激凌 玩游戏,就没在意,回来路上突然想起 就去宿舍楼下小卖部给她买了一个 然后一想直接说这个情况不是作吗 然后想了下 跑去寝室,叫妹子下楼 告诉她学……

阅读全文

严歌苓《你触碰了我》(精彩摘录)

原以为再见到刘峰会认不出他来。二十岁他就那样,跟你多熟你扭头就想不起他长什么样。倒不如丑陋,丑陋可以是Logo,丑到一定程度,还惊世骇俗。而他不丑,假如由丑至美分为十个刻度,他的相貌该是五度。穿军装戴军帽的他,可以往美再移一度。尤其穿我们演出的军装,剪裁考究,面料也好,那种羊毛化纤混纺,特挺括。他的相貌没有问题,问题就在于没有问题。因此不管我们曾经如……

阅读全文

他奶奶的青春《芳华》,你奶奶的凌辱生涯

《芳华》的导演冯小刚生于1958年,《芳华》的编剧和原作者严歌苓生于1958年。《芳华》里那些气质脱俗,眨巴着小鹿般眼神的文工团男兵和绿军装也难掩美好胴体的文工团女兵们大多也生在这一年或在之前之后的那些年。什么是文工团?对严歌苓而言,那是她的青春,是她跳了八年芭蕾的地方,所以,与她而言,《芳华》是青春小说,文工团是有着“肉弹”郝淑雯,绿茶林丁丁的地方,是塑……

阅读全文

猎食记

  一、缘起 前几天,鸡蛋跟我犯横,碗里的猫粮不吃,非去扒那袋没开封的。我终于忍无可忍,怒斥道:“你知足吧!有吃的就不错了!你知道野猫都吃什么?只能去吃蚂蚁!蚂蚁能好吃么?都是酸的!”我话未说完,毛老师便一脸震惊地问道:“蚂蚁是酸的?你怎么知道?”我意识到自己说漏了什么,改口道:“蚂蚁?我不知道啊。”毛老师追问道:“你刚才说了,我听得清清楚楚。”我说:……

阅读全文

冬煮火锅

“红泥小火炉”给人的第一印象,应当是冬寒时,一锅火锅底下的燃烧得旺旺的火炉。最近冬天逐渐寒凉了下去,那种残存的秋风和暖的日子一去不返了,天气越来越冷,衣服越穿越多,吃的食物,也逐渐热起来。而冬寒正隆时,吃火锅不啻是最热闹最适意的事情了。现在市面上的火锅未免太多,出门一走,到处都是火锅店,虽然味道有好有坏,气氛有热闹有冷清,但和自己做火锅比较起来到底……

阅读全文

高总和秦总

高总和秦总是夫妻,高总是公司的老板,秦总是老板娘。 高总和秦总都有六十多岁了,事业做的不上不下,年销售额也有个五六七八亿,但是他们仍不开心。 第一次见高总,我已经入职了一个礼拜,高总出差回来,到设备部查看,我们从产线上下来,跟设备部长谈故障。旁边椅子上坐了一个瘦筋个拉,病病歪歪的老头,脸白发黑却一脸阴郁。 他问:设备调试的怎么样? 我那时候说话不过脑……

阅读全文

四个房间

1.失语症 跟女友分手后,生活好像没什么变化。还是上班,回家,沉默。读书,弹琴,发呆。有一天,响起了敲门声,开门,是一位女孩。自来熟,直接进屋,坐在椅子上。“你好,我是住在你楼上的住户,听你经常弹琴,我也无聊,就来看看。”我觉得没有什么可以拒绝的理由。“我在楼上好无聊啊,你就把我当成空气吧。”她说着,直接躺我床上了。你以为我会对这样的女生心动吗?并没有……

阅读全文

我的复读时光

1.一个可怕的传说 寄宿生中有那么一个传说,如果毕业的时候把自己的私人物品遗留在了宿舍,那么下一年准会回来复读。所以,当高考放榜得知我没有被任何一所大学录取的·时候,我苦苦思索自己当时是否把什么东西遗漏在了宿舍里,床底的一只袜子,还是角落里的一把牙刷?“重要的是内裤和袜子这样的贴身衣物,绝不能落在宿舍里。”有人说。我们对这个传说如此深信不疑,当初早已……

阅读全文

我高中的最后一小时

我高考的那年,学校做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让学生在离校那天的最后一个小时,去见最想见的人,说最想说的话。 作为全市的重点高中之一,同时也是问题最多的高中,我们学校的情况极为复杂。学生的组成除了依靠自身实力考进来的学霸,还有领导和富商们的豪门子弟,也有体育美术加分进校的特长生等等。所以学校里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几个大的团体分级,竞争便自然而然地产生。班……

阅读全文

我们今年二十三四岁

     我们今年二十三四岁,   每天起床的时间从中午12点变成早上7点,睡觉的时间从凌晨2点变成了晚上11点;      我们今年二十三四岁,   开始工作,开始接触形形色色的人;      我们今年二十三四岁,   下班路过学校,看见学校放学,我们会怀念我们上学的时候; 我们今年二十三四岁,   见到亲戚朋友,他们不再问你考试考了几分,更多的是问现在一个月工……

阅读全文

Theme By wordpress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