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相处

早上去上班,一同事问我:“昨晚又撸了吧”?我说“是啊”。“撸了多久”?“没多久,撸两小时就睡了”。这时旁边一女同事走过来,什么都不说就在我头上狠狠敲了三下,背着手就走了。 当晚凌晨三点,我爬上领导家阳台,轻轻的敲了三下门,门自动就开了。 …… ……… …………… ……………… ………………… …………………… ……………………… 所以警察同志,我真的是来给领导送《西游记》的,只是我记性不太好,记错小区了……

阅读全文

二丁目的蝙蝠侠

礼拜五晚上十点半,老陈还没有回家。老婆美娟给他发了第三条消息:“今朝夜里几点钟回来?回我个消息好吧。”美娟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儿子还是老样子,吃好晚饭就进房间,把门一关,不晓得在里面做什么。美娟看着叽叽喳喳的综艺,时不时跳出来的日语字幕,好几年了,还是让她觉得心里烦。美娟想,真是不管在日本呆多少年,还是看不懂这些节目到底哪里好笑。于是关掉电视,……

阅读全文

不要脸的人为什么容易成功

引言:华为总裁任正非说过这样一句话:只有“不要脸”的人,才会成为成功的人。面子是无能者维护自己的盾牌。优秀的儿女,追求的是真理,而不是面子。只有不要脸的人,才会成为成功的人。要脱胎换骨成为真人。 最近我在追一部剧——《大军师司马懿之虎啸龙吟》。 从小看三国演义,对司马懿没什么好印象,狼子野心,居心叵测,篡权窃国。 整个三国就像一圈麻将,80%的时间是三缺一……

阅读全文

和妈宝男结婚的2535天

一 2009年8月16日,我在北京裸婚了。丈夫是公司里的摄像师,我们共事了三年。我经常带队外出拍摄,08年五一出差回来,远远看到他在楼下等我,手里提着送我的小礼物:一条迪士尼项链。那次之后,在同事们的撮合下,我们很自然地成了男女朋友。 我的家教比较传统,所以两个人没有同居。加上那个时候各自都很忙,十一假期我俩回我的老家湖北见家长就算是唯一的长途旅行了。 在那……

阅读全文

“老”是这样发生的

关于“老”是怎么发生的,最近一两年我算是有点心得。17岁的时候我认为人到27岁就可以去死了,真的不甘心的话,再多活2年,撑到29岁死了总可以了吧。谁要过30岁之后的日子啊,老了啊,老起来的人生有什么意思。等我真到了29岁,心里略有些翻腾,借着这股对自己的怜惜,面霜换成la mer的(并没有什么奇效但不想再换‘回去’了),减了肥(当然飞速地又反弹了),略买了几个包,说……

阅读全文

忘不掉前任怎么办?

“志明与春娇”系列是很多都市男女的爱情圣经。第一部里,全城禁烟造福了张志明和余春娇,姣婆遇着脂粉客,哪怕彼此都有明显的缺陷,却架不住天造地设情投意合。“我们又不赶时间”,连同“n 55!W !”成为一时风行的告白。 等到第二部,两人的恋情走向平凡,不甘无聊的志明和春娇分手了。 可淡出未必就没有挂念。春娇就像现实里太多执迷不悔的傻姑娘,分明清楚谜底,依然在疲惫中……

阅读全文

办公室一幕

昨天晚上刚下班,我还在电梯里,就看到我们组长忽然在群里说,明天提前个十五至二十分钟来,我们开个早会。 我大概知道这早会是为什么,关于大家工作效率不够高的批评,昨天一天已经在公司群里出现了好几次。中午,组长还发出了“上班最好可以不登微信”的呼吁。所以毫无疑问,明天的早会也是关于提升效率的。但是至于吗,要提前十五分钟到公司?就在上班时间正常开会怎么了?……

阅读全文

清晨的争吵

1 清晨,明先生迷离着双眼,慢腾腾从床上起身,旁边的枕头上,早已经空空如也,连一丁点的体温也感受不到。他按了一下闹钟,穿上拖鞋,坐在床边冷静了两三秒,走进洗手间。 刷牙的时候,厨房已经飘来了煎蛋的香味,不用说,这是妻子在厨房为两个人准备早餐。 除了水龙头和刷牙时泡沫与牙刷、牙齿撞击发出的沙沙声,这个早晨静悄悄的。 “又是新的一天,还和以前一样。”明先生……

阅读全文

女生宿舍奇妙故事

文/姚瑶 每天晚上我和老公在小区里跑步时,总会聊到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比如看到轻松超越我们的泰迪犬,我会问他,和自然界其他生物相比,人不能上天入海,不能攀援树顶也没有如风速度,力量之弱更不用说,为什么却成了这世界的地主。老公说生理上的缺陷用头脑来弥补。我忙说,那么同理可得,女人在生理上弱势于男人,因此女人在家庭里也应当是主人。他说你们的头脑不是胜在……

阅读全文

常识二则

一位合格的音乐老师,起码要科班出身,即毕业于十大音乐学院或国家认可的本科院校的音乐专业,有国外著名音乐学院文凭自然更好。科班出身,比标榜自己是“钢琴十级”或者“有多少学生过了多少级”重要得多。所谓“钢琴十级”,指的是“业余钢琴十级”,它连音乐专业的敲门砖都不算。记住,专业人士不考级,考级只针对业余人士。——严伯钧 不喜歡跟小孩說「爸爸這麼努力工作都是為了你……

阅读全文

Theme By wordpress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