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寂寞 » 2010 » 七月

Archive for 七月, 2010

这就是人生!

长叹一声,一份情纵然留到今日,又能挽回什么呢? 当爱已成往事,或许记忆可以存在,但是却都已经无能为力了…… 习惯沉默的自己,从不喜欢解释什么…… 许多东西...

阅读全文 »

宝贝,我要出嫁了

作者/一生是水          春天了,天气一天天暖和起来。住的地方离公司很近,每天早上可以8:30才出门,太阳已经升到了半空,暖洋洋的。省却了挤车的烦恼,可以...

阅读全文 »

从睡姿看您的性格

六种睡姿六种性格: 1.胎儿型:外刚内柔,充满无法抗拒的魅力; 2.树干型:性格开朗,具有领导力和号召力; 3.思念型:性格外向,易 融入集体,但多疑且偏激...

阅读全文 »

把潜规则摆上台面,你就死定了

一个人能走得多远,站在怎样的高度,除了智 力因素外,做事的心态,做事的方式,和说话的技巧都是决定性因素。我们都希望表现自己的真性情,却常常变得世故;...

阅读全文 »

中国互联网爱最大

中国人对最大有着老外无法理解的执着。如果以后或者成家有了老婆,可能会有下面的对白: 老婆:亲爱的,咱家谁最大啊? me:当然是老婆你最大了! 老婆:我有...

阅读全文 »

你还欠我一个拥抱

惊闻蔡周复合传闻,以此纪念。 Chapter 1 我一直都记得有那么一个女子 她总是在各种节目中放空自己的瞳孔 我总是在想象她的思维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她很娇小 ...

阅读全文 »

云南昆明ATM机取400元吐出4000元,银行叫市民还钱之后…

云南昆明ATM机取400元吐出4000元,银行叫市民还钱。之后银行收到一封信,内容如下: 1:请在我规定的时间到我家来取,时间是早上7点到8点,晚上7点到9点,其...

阅读全文 »

关于感情的一些感悟

       男人有时也会受到女人的伤害,他有时也会很脆弱,有时也会为爱情而流泪,只因为自己用心去爱的人伤了他的心,因为他的挽留与眼泪也留不住女人已经远去...

阅读全文 »

当“80后”成为你的上司

     引用滔滔乐中的一段对话:      地点:某游戏制作公司      人物:郝鹏,王昊      小徐因为出色的业务能力,被提拔为副总监,郝鹏和王昊正因为此事聊天...

阅读全文 »

流氓还是不流氓,这是一个问题

    说起流氓软件,经常使用电脑的用户总是深恶痛绝,有些深度用户,甚至有严重的“流氓洁癖”。什么意思呢,只要有任何软件没有经过同意擅自安装,或者是弹出...

阅读全文 »

吃喝有真相

  对我的前程,我老爹曾有套朴素的理论:若能考上大学,就去学做医生;若考不上,就去当名厨子。在我看来,这两项毫无瓜葛的职业,潜在的唯一共同点是,都...

阅读全文 »

我们今年二十三四岁

     我们今年二十三四岁,   每天起床的时间从中午12点变成早上7点,睡觉的时间从凌晨2点变成了晚上11点;      我们今年二十三四岁,   开始工作,...

阅读全文 »

面目可憎的流氓媒体

媒体是大爷还是孙子?有媒体聪明把大爷当孙子,也有媒体把孙子当大爷,这种媒体叫流氓媒体。 有句广告词说得好:大家爽才是真的爽。有些媒体为了让自己爽,让...

阅读全文 »

又是一年离别时…

         又是一年毕业时,下班路上不时碰见散伙饭后哭红眼睛的少年。    毕业——也许已是N年前的事情了,而这样的情景是否仍让你伤怀?    大学四年,很...

阅读全文 »

给未来儿子的信

      儿子,我是你爹`!老子现在无聊,又不想看书,刚才又被你爷给训了一顿,心里很是烦闷,没处发泄,就突发其想先教训下你个小兔崽子,别管老子教育的对还...

阅读全文 »

其实你我都是这样……

       今天,在励志博客又看到这个漫画,很喜欢。在情感的世界里,我们的感情是多么的丰富,我们就这样彼此平凡而真实地生活着。但我们又都不一样,就像里面...

阅读全文 »

传说中的淫贼

房中述 | 刘原   自从我迁徙新地,办公室外常有妹伢子伸头探脑,好奇窥探传说中的流氓原是何嘴脸。自楚留香之后,采花淫贼已经成为了江湖里几近绝迹的族群...

阅读全文 »

刘原:恰同学不再少年

我像一只远征的蝙蝠,飞临海岛的上空。身下的厦门灯火一簇簇地翻涌在暗夜里,宛如沧海。   毕业十五年,我第二次回到福建,这个曾生活四年的省份,已...

阅读全文 »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房中述 | 刘原   在网上看到一个典故:马寅初有老婆两枚,为示博爱平等,他上半夜睡正房,下半夜睡偏房,胡适曾调笑曰马教授的身体是北大最好的,“文革”时...

阅读全文 »

刘原:汨罗江畔想三闾

房中述 | 刘原   我在端午的前夜,睡在汨罗江畔的一个庄园。江如罗带,以浑圆的轨迹包缠着楚地之洲,故曰盘石洲。我站在洲头,夜雾流转,树影憧憧,隔岸的...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