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靠谱的青年

推荐秋叶的这篇文章——那些管理大师未必就比得上一个靠谱的青年,也推荐童牧晨玄的工作坊。同样的经历,一样的困惑,已渐渐明晰。 最近的我在微博上大打成功学导师,倒不是和某人有私人恩怨,我觉得在五四运动快一百年后,我们国家大部分国民基本上都没有真正拥有科学理性的精神,虽然我们国民大概是全世界最喜欢把科学两字挂在嘴边的民族,最近一个和科学挂钩的热词是科学发……

阅读全文

新年感慨:时间去哪了?

一年有54个周,刚迈入新年之门,我们已经花掉了一周。还觉得一年很长? 人生只有900个月。事实上,你可以画一个30×30的表格,一张A4纸就够了。每过一个月,就在一个格子里打钩。你全部的人生就在这张纸上。你会因此有一个清晰的概念:你的人生是如何蹉跎的。 新年感慨:时间去哪了? 作者:zplzpl 原文:http://www.guokr.com/article/83627/ 每到过年,人们除了高兴地庆祝……

阅读全文

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丢了自己,找也找不回来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历史袁老师归来的一句:“据说马克·吐温出生时是双胞胎,兄弟两人长得连他们的母亲也分辨不出来。有一天洗澡时,其中一个不小心跌入浴缸淹死了,没有人知道淹死的究竟是哪 一个。“最叫人伤心的就在这里。”马克·吐温说,“每个人都以为我是那个活下来的人,其实我不是。活下来的是我弟弟。那个淹死的人是我。” 这让我想起了一篇文章,与或非写的《娜娜和西西》……

阅读全文

一听二看三忘记

          不知什么时候,有组织地做某件事情既可以是褒义的又可以是贬义的,就贬义而言,有组织、有预谋之类的说辞我们早已烂熟于耳,或许并不一定了然于心。就褒义而言,有组织、有计划之类的用语也常为我们所习惯,以作为齐心协力、不约而同之义。    建国大业这样的电影理当有组织地去观看,至于这个组织是褒是贬,人皆有其断定吧。这是我第二次踏进万达影城,跟同事开……

阅读全文

我们都是木头人

文/水木丁 我再一次看到她,是在一张旧照片上。那是我初中时候一次游园的照片,她独自一个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对着镜头笑,表情僵硬,姿势奇怪,她头上是一片松树,石头上有刚刚下完雨还没有干掉的水迹,照片的旁边,是我的班主任,他不小心冲进了镜头内,被拍下了半张脸,很呆滞。   她的名字叫李桂琴,是我初中时的同桌,我清楚的记得这个名字,一个字都没有写错,但……

阅读全文

过年的恐惧

年轻人对于过年的恐惧可能有很多种,比如买不到火车票、没有女朋友带回家、没钱见江东父老…… 我自己可能狭隘了一些,因为感觉沟通比较困难,不愿意在过年的时候见自己家长那边的亲戚朋友…… 你呢?喜欢过年吗?害怕什么吗? 看来,对过年的恐惧,不单只有我一个人。 刚刚一个同事跟我说,现在这个过年啊,真是没有意思!不就是他二姨夫家的东西搬到了我家,我家的东西搬到他姑……

阅读全文

溺爱百姓成刁民?

“百姓是教好的,不是养好的,就像溺爱的孩子不可能是孝子,溺爱的百姓也可能比较刁民。”9日上午,广东省佛山市人大代表方明在该市两会上的言论在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面对记者的采访,方明回应称,“溺爱的孩子”这样的类比没错,“客观上必须承认,政府是一个管理机构。”她解释说,“政府满足了市民不合理的要求,这才是溺爱”。(据1月10日《广州日报》)   每年各级各地的……

阅读全文

Theme By wordpress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