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造化,信尤物

       两个世纪前,有一个叫歌德的人快死翘翘了,临终前他抓住儿媳的手,颤颤巍巍地留下了最后一句话:小女人,再让我摸一摸你这温柔的小手吧。一个“再”字,折射出扒灰至死的专业精神。与歌德一丘之貉的是英国剧作家亨利,他死前被问到是愿让保姆还是侄女来陪伴他,他说:要漂亮的。我估摸这哥们的心电图已经峰壑渐失、直奔坦途,元神涣散成了烂泥,以为自己还在夜总会里点……

阅读全文

半是真相,半是流言

1912年3月,春光明媚。他坐在我对面,蓝布长衫外套着件黑色薄棉祆,乱糟糟的头发,指头熏得腊黄。这副尊容,只能让我想起一个词:新闻民工。 是的,他虽然同时兼任南方几份报纸的访员,但却是级别较低的那种。长袍马褂,胸前别着红布条,昂首步入外务部或六国饭店,那是他绝不敢奢望的。平日也就是走街串巷,搜罗些小媳妇上吊两壮汉斗殴之类的轶事,供给本地的报纸。“一千字……

阅读全文

Theme By wordpress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