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寂寞 » 2012 » 四月

Archive for 四月, 2012

信造化,信尤物

       两个世纪前,有一个叫歌德的人快死翘翘了,临终前他抓住儿媳的手,颤颤巍巍地留下了最后一句话:小女人,再让我摸一摸你这温柔的小手吧。一个“再”字,...

阅读全文 »

半是真相,半是流言

1912年3月,春光明媚。他坐在我对面,蓝布长衫外套着件黑色薄棉祆,乱糟糟的头发,指头熏得腊黄。这副尊容,只能让我想起一个词:新闻民工。 是的,他虽然同...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