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寂寞 » 2012 » 十月

Archive for 十月, 2012

乡土中国的哀歌

族长白嘉轩听说新来的县长要征收苛政式的印章税时,本来正是白鹿村最好的时候:从大儒朱先生那抄来的《乡约》全文正镶在祠堂正门的两边,与栽在院子里的“仁义...

阅读全文 »

刺猬的优雅

写下这几个字。手指都在颤抖。 奇缘 从我下定决心今天要更新博客。到一天即将过去终于开始敲下第一个文字。这中间的过程真是奇妙而意义非凡。奇妙之处在于《...

阅读全文 »

你又影响了谁

阿K是个有故事的人。我常常想,有故事的人肯定是缘由他身上的某个特质。 阿K就有某个特质。他面对一些不讲素质,确切地说对环保概念较差的人自认为很有一套。...

阅读全文 »

周末食堂

刚刚被饿醒了。周六的夜晚周日的凌晨,最难将息。这是因为周末会有许多活动,觉得不出去哪里走走对不起这点时光,结果就是很疲惫地回家睡觉,中夜醒来觉得饥...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