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姑娘一场寂寞

其实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有所预料。只是不愿意往下想,所以拼命的想要抓紧,想要去改变,无奈越做越错,越错越难过。 你对我的好感从来都没有到想要依托的感觉,也只是某一刻想过试着去接近,可越是接近越是惊觉,所以只能托辞慢慢了解。你也想过开始,可是我的幼稚,葬送了这份意愿。或许我的臆测过于片面,但不绝于无。 没见面的时候可能感觉还好,见了面不免有些落差。愿意……

阅读全文

做局

作者/咸贵人 程樱决定要动手了。 她从马桶上起来,把卫生巾扔在一边,用娇艳欲滴的右手食指按下冲水键。昨天新做的指甲,大红色,衬得她的皮肤更加雪白。推迟三天了,她暗暗地想,哗啦,抽水马桶响起来,水流转出了一个漩,好像一下子把她的犹豫、纠结和不安统统搅散,只填满了一整箱的不甘。 她望向无名指上的戒指,那上面只镶嵌着一颗小小的钻石,目测连一克拉都不到,……

阅读全文

寻找刘文娟

作者/丫头的徐先生 1. 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把刚子从梦里吵醒。 “我马哥!”马哥的声音很平静。 “马哥,你去哪里咯?电话又打不通。”刚子从床上弹起来,瞌睡一下子就醒了。 “我在外面谈个生意,我给你个卡号,你先给我打两万块钱。” “你在哪里哦?”刚子一脸狐疑。 “你照办就行,拿笔记好,快点!”马哥的语气平静又强硬。 “好!你说。”刚子赶忙从被窝里起身,在抽屉……

阅读全文

与情敌同居

(1) 今天,我跟何洋吵了一架,为了房子的事。 起因是我去就业的学校签三方,鼓起勇气问了工资的事,结果令我大为沮丧:第一年每个月拿到手的钱可能三千不到。 房贷一个月要六千还多。 那是三年前、我跟何洋刚考上研究生的时候,家人提前为我们买的房子,之前除了父母帮忙,也一直出租来填补房贷。不过,那家租户今年已经到期搬走,按照之前的计划,我跟何洋会一起搬进去,……

阅读全文

我的复读时光

1.一个可怕的传说 寄宿生中有那么一个传说,如果毕业的时候把自己的私人物品遗留在了宿舍,那么下一年准会回来复读。所以,当高考放榜得知我没有被任何一所大学录取的·时候,我苦苦思索自己当时是否把什么东西遗漏在了宿舍里,床底的一只袜子,还是角落里的一把牙刷?“重要的是内裤和袜子这样的贴身衣物,绝不能落在宿舍里。”有人说。我们对这个传说如此深信不疑,当初早已……

阅读全文

谢同学不杀之恩(上)

1 在这次开同学会以前,张舟只来过一次大董,而且不会知道这里有这么大的包房。 “张舟!” 当他进门时,看见他的人都愣了一下。还是包子最先喊出他的名字,剩下的几个人赶紧跟上调笑——“哈哈哈,你怎么换这发型了?”“走街上我肯定认不出来了,哈哈哈。” 张舟心里想的是,废话,看你那肚子该是有年月不走在街上了;嘴上说的是“今年是暖冬嘛,图个凉快”。 又一阵哈哈哈,都很赏……

阅读全文

Theme By wordpress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