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寂寞 » 2017 » 六月

Archive for 六月, 2017

复盘:华润到底是怎么丢掉万科的?

原标题:华润到底是怎么丢掉万科的? 本周五股东大会,已超龄服役三个多月的万科十七届董事会会完成换血,王石将和华润的三名派出董事一起离开。 这结束从来...

阅读全文 »

俞妍:陪夜

1 母亲给我打电话,已近晚八点。天完全暗下来,月亮像缺了一个角的煎饼,斜挂在东山墙的屋顶上。我开车赶到中医院,见母亲已等在住院部的大厅外。她微弓着身...

阅读全文 »

最短的白日

是冬至的正午,我在古兰甸附近的一家乡镇卫生院做完三台肛肠手术,搭乘一辆破旧的运输水果的货车,赶往大连。 货车司机是我第二台手术的患者的哥哥,看上去五...

阅读全文 »

莫与岳父争短长

我有一个同事,是个奇才,外号“大夫”。之所以有此外号,是因为他当年是学中医的,学成之后,由麻醉师干起,慢慢成了主刀大夫。干了几年之后,因手部肌肉劳损...

阅读全文 »

情侣之间最尴尬的瞬间

外出办事,下班的时候已经是吃晚饭的时间了。 想起小岳租的房子就在附近。心说小半年没见了,上他那看看再顺便一块喝个酒。 我敲了敲门。 房间里传来咚咚咚的...

阅读全文 »

我努力了七年,只为足够与你相配

表姐终于在今年的五一假期,把表姐夫领回家见爸妈了,在他们相恋的七个年头里,这是第一次大大方方坚定地出现在姨父姨妈面前。 在这之前,甚至都是遮遮掩掩和...

阅读全文 »

这可怕的恋爱

0 男朋友搬走了之后,赵小青一个人就租不起这两居室了。 她抱着斗牛犬威廉哭了一宿,第二天起床洗把脸就开始搬家。给自己布置得温馨的卧室咔咔咔拍了几张照片...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