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饺子

1 面前的这碗饺子,馅儿里肯定加了姜末,虽然很少,可他还是品出了姜特有的辛辣。大川不吃姜,一点儿也不愿意沾。越是不喜欢吃,就越敏感,饭里,菜里有一点点姜他都能吃出来。可这是茹果叫他来吃的饺子,他看看茹果,大咬了一口,笑嘻嘻地说:“真好吃。”茹果面无表情地坐在他的对面,说了一句:“好吃就都吃了吧。”起身拿过烟灰缸和香烟,点了一根。烟雾缭缭绕绕飘到大川面前……

阅读全文

刘处

刘科对于一直没有提拨耿耿于怀。  每次喝酒的时候他说:”妈逼!不干了——今天我们处长让我给他写个讲话稿,我没给他好脸色看。我跟他说,‘那么多人闲着,偏偏怎么就该我写。我是末庄里的阿Q吗,又能苦又能做?’处长说,‘帮帮忙吧!你是处里的老人,情况比他们熟。笔头子又来得快,交给他们小年轻我不放心。你大笔一挥,分分钟就弄好了。辛苦一下……啊?等这阵子忙完了,回头……

阅读全文

澡堂杀人事件

我与田子的相识是在大学。 我不知道田子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在我印象里,她是个甜美善良的姑娘。 理工大学男多女少,澡堂也显得欺负人。孤零零的立在学校角落,被杨柳盖住了轮廓。 澡堂不过是一座平房,设计倒是很独特。房顶鼓起一个大通风口,四面都是窗户,便于通风,远看是一个大写的凸字。 我经常想,如果有人跳上房顶,透着窗户就可以看到赤身裸体的我们,那岂不……

阅读全文

人生何处不相逢

1、大一那年的五一,和几个高中校友,跟着学校里的旅游协会,去了一趟庐山。那是我第一次自助的出行,坐夜行的火车硬座,困的时候头都没地方靠。在景区里,睡的是有小虫子爬着的小旅馆。相当恶劣的环境里,与同行的两个女孩子一路叽叽喳喳,也非常地尽兴。那时候,手机还只能用来打电话和发短信。不记得是什么缘故,得知高中一个男同学恰好也来庐山。那时他在武汉上大学,其……

阅读全文

爸爸出差时

我第一次看到埃米尔·库斯图里卡的电影是什么时候?应该是1994年,我的记忆有一个重要依据,就是我儿子出生不久。一位中国的导演借给我一盒录像带,说你应该看看这部来自南斯拉夫的电影。就这样,我在家里看了《爸爸出差时》,没有中文字幕,里面人物的台词我完全听不懂,可是我觉得自己看懂了。过了几年,我在北京街头的地摊上翻找VCD电影时,突然看到有中文字幕的《爸爸出差……

阅读全文

Theme By wordpress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