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房间

1.失语症 跟女友分手后,生活好像没什么变化。还是上班,回家,沉默。读书,弹琴,发呆。有一天,响起了敲门声,开门,是一位女孩。自来熟,直接进屋,坐在椅子上。“你好,我是住在你楼上的住户,听你经常弹琴,我也无聊,就来看看。”我觉得没有什么可以拒绝的理由。“我在楼上好无聊啊,你就把我当成空气吧。”她说着,直接躺我床上了。你以为我会对这样的女生心动吗?并没有……

阅读全文

忘不掉前任怎么办?

“志明与春娇”系列是很多都市男女的爱情圣经。第一部里,全城禁烟造福了张志明和余春娇,姣婆遇着脂粉客,哪怕彼此都有明显的缺陷,却架不住天造地设情投意合。“我们又不赶时间”,连同“n 55!W !”成为一时风行的告白。 等到第二部,两人的恋情走向平凡,不甘无聊的志明和春娇分手了。 可淡出未必就没有挂念。春娇就像现实里太多执迷不悔的傻姑娘,分明清楚谜底,依然在疲惫中……

阅读全文

办公室一幕

昨天晚上刚下班,我还在电梯里,就看到我们组长忽然在群里说,明天提前个十五至二十分钟来,我们开个早会。 我大概知道这早会是为什么,关于大家工作效率不够高的批评,昨天一天已经在公司群里出现了好几次。中午,组长还发出了“上班最好可以不登微信”的呼吁。所以毫无疑问,明天的早会也是关于提升效率的。但是至于吗,要提前十五分钟到公司?就在上班时间正常开会怎么了?……

阅读全文

校园霸凌往事

中关村二小的校园霸凌事件,勾起了我对一些少年往事的回忆。趁着搬砖的间隙,写一篇流水账。 小学一年级,我在家乡的镇中心小学读书,遭受到了最初的校园霸凌。当然,那时并没有译自英文bullying的“霸凌”一词,日常惯用语是“欺负”。我被欺负的原因很简单:全班只有我一个人,父母不在身边,由外公、外婆抚养长大。而且那时的我沉默寡言,不主动和人交往。很快,有同学带头起……

阅读全文

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谁是恶之花谁是罪之源

北京商报撰文称,“因资质卡壳,独立办园此路不通。后经妇联介入,幼儿园重新亮相。说白了就是挂靠政府部门,哪怕妇联这样的‘清水衙门’,权力背书,曲线办园。如无此恶性事件也就相安无事。东窗事发后所有的不合规就浮出水面。” 【人民日报:严惩亲子园施暴者 让想胡作非为的知道疼】这一行是有职业门槛的。不要说没资质,有资质也要持续考察和培训,要把好入口关。把不住的,……

阅读全文

当代恶臭女孩实录

当代恶臭女孩实录:涂着劣质化妆品,披着高仿爆款衣服,食堂开家新档口都说要去拔草。嚷嚷着减肥,还从不运动,说怕练出肌肉腿,问身边健身的朋友怎么减重,问完转头就说你瞅这一身肌肉多恶心。节食,不敢吃正餐,但一天能吃二斤干果,最后搞不清自己为啥瘦不下来。胸部A-,腰围C罩,丑,一百二十多斤,个头都没有小学生高,结果最爱说男的不到一米八就是残废。鹿晗马晗牛晗……

阅读全文

清晨的争吵

1 清晨,明先生迷离着双眼,慢腾腾从床上起身,旁边的枕头上,早已经空空如也,连一丁点的体温也感受不到。他按了一下闹钟,穿上拖鞋,坐在床边冷静了两三秒,走进洗手间。 刷牙的时候,厨房已经飘来了煎蛋的香味,不用说,这是妻子在厨房为两个人准备早餐。 除了水龙头和刷牙时泡沫与牙刷、牙齿撞击发出的沙沙声,这个早晨静悄悄的。 “又是新的一天,还和以前一样。”明先生……

阅读全文

周华健《难念的经》

泪目!昨晚超级版#大事发声#,#周华健# 重现了经典《难念的经》!作为97版《天龙八部》的主题曲,这首歌也是很多80后、90后的青春记忆了。而周华健大哥重新演绎的版本,更有武侠大片的气势 林夕早年信基督,后来改信佛,所以在他的词里,关于佛教基督教的都有,无需惊怪。为97版香港TVB《天龙八部》量身定做的主题曲,周华健谱曲并演唱的《难念的经》,便直接与佛教教义相关……

阅读全文

直到大地深处

刚买这个房子的时候,我的老婆还只是女朋友。买好之后我电话告诉她,她隔空跟我发了脾气,我满怀的开心变成了委屈和怨恨。要知道,我早上5点就起床了,从浦东赶到这个什么鬼的古北湾大酒店,和一帮大爷大妈抢房子,排队排了三个小时。她呢?她什么也没有做,只管在家呼呼大睡。排队时我前面只有一个人,我排在第二位。我早早瞄好了18号楼的302室,觉得自己一定可以摘到。但我……

阅读全文

对阿孝何时怀疑阿仁的点点分析同感慨

看到无间道贴吧里大家在讨论究竟倪永孝什么时候知道陈永仁是卧底,是最后阿孝跌倒在情不自禁扑过来扶住他的永仁的怀里无意间看到窃听器的时候,亦或者是阿孝对罗鸡清理门户,反而对着永仁的方向说话的时候呢? 我的想法是,倪永孝一直在怀疑,但是一直不去确认。 理由如下:倪永孝给自己的女儿办生日会的时候,他凝神看了张黄色的纸条,然后笑着撕了去,丢到了果皮桶,之后施……

阅读全文

Theme By wordpress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