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宿舍奇妙故事

文/姚瑶 每天晚上我和老公在小区里跑步时,总会聊到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比如看到轻松超越我们的泰迪犬,我会问他,和自然界其他生物相比,人不能上天入海,不能攀援树顶也没有如风速度,力量之弱更不用说,为什么却成了这世界的地主。老公说生理上的缺陷用头脑来弥补。我忙说,那么同理可得,女人在生理上弱势于男人,因此女人在家庭里也应当是主人。他说你们的头脑不是胜在……

阅读全文

常识二则

一位合格的音乐老师,起码要科班出身,即毕业于十大音乐学院或国家认可的本科院校的音乐专业,有国外著名音乐学院文凭自然更好。科班出身,比标榜自己是“钢琴十级”或者“有多少学生过了多少级”重要得多。所谓“钢琴十级”,指的是“业余钢琴十级”,它连音乐专业的敲门砖都不算。记住,专业人士不考级,考级只针对业余人士。——严伯钧 不喜歡跟小孩說「爸爸這麼努力工作都是為了你……

阅读全文

执行力和创造力在工作中哪个更重要?

工作三四年是个奇妙的时间段。不同于毕业时所有人都是一张白纸,无差异可言,这时候的毕业生已经在各自的岗位上工作了一段时间,有人已经小有成绩,有人默默无闻。对于习惯于将同学与自己对照的年轻人来说,很自然会思索这一差距是如何产生的。 广义而言,工作能力分为两个大类:执行力和创造力。能在工作的前3~7年就崭露头角的,往往是执行力超强的人,但这些人能否在后续……

阅读全文

薛之谦

薛之谦,15年9月离婚,宣布净身出户>离婚协议书被民政局爆出来传遍上海>符合首套房资格>付首付>享受首套贷款利率>2017年交房买车位办产证>复婚。买的是普陀前三豪宅中海紫御。讲的就是上海普通老百姓离婚买房的故事。啊,戏精。

阅读全文

一件小事

在电梯里遇到一个妈妈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小男孩,大概7岁和4岁的样子。大的那个伸手从小的那个手里的一包糖里抢了几颗,我以为他要抢来自己吃,结果他转头拉他妈妈裙角,想给他妈妈吃。 他妈妈扫了一眼,说不吃。男孩的手继续伸着,他妈妈目视前方,没有再说话。 我和朋友走出了电梯,我说,刚才那个小男孩一定很失望,他只是想把自己觉得好吃的东西给他妈妈,多孝顺,我要是……

阅读全文

三更饺子

1 面前的这碗饺子,馅儿里肯定加了姜末,虽然很少,可他还是品出了姜特有的辛辣。大川不吃姜,一点儿也不愿意沾。越是不喜欢吃,就越敏感,饭里,菜里有一点点姜他都能吃出来。可这是茹果叫他来吃的饺子,他看看茹果,大咬了一口,笑嘻嘻地说:“真好吃。”茹果面无表情地坐在他的对面,说了一句:“好吃就都吃了吧。”起身拿过烟灰缸和香烟,点了一根。烟雾缭缭绕绕飘到大川面前……

阅读全文

刘处

刘科对于一直没有提拨耿耿于怀。  每次喝酒的时候他说:”妈逼!不干了——今天我们处长让我给他写个讲话稿,我没给他好脸色看。我跟他说,‘那么多人闲着,偏偏怎么就该我写。我是末庄里的阿Q吗,又能苦又能做?’处长说,‘帮帮忙吧!你是处里的老人,情况比他们熟。笔头子又来得快,交给他们小年轻我不放心。你大笔一挥,分分钟就弄好了。辛苦一下……啊?等这阵子忙完了,回头……

阅读全文

澡堂杀人事件

我与田子的相识是在大学。 我不知道田子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在我印象里,她是个甜美善良的姑娘。 理工大学男多女少,澡堂也显得欺负人。孤零零的立在学校角落,被杨柳盖住了轮廓。 澡堂不过是一座平房,设计倒是很独特。房顶鼓起一个大通风口,四面都是窗户,便于通风,远看是一个大写的凸字。 我经常想,如果有人跳上房顶,透着窗户就可以看到赤身裸体的我们,那岂不……

阅读全文

人生何处不相逢

1、大一那年的五一,和几个高中校友,跟着学校里的旅游协会,去了一趟庐山。那是我第一次自助的出行,坐夜行的火车硬座,困的时候头都没地方靠。在景区里,睡的是有小虫子爬着的小旅馆。相当恶劣的环境里,与同行的两个女孩子一路叽叽喳喳,也非常地尽兴。那时候,手机还只能用来打电话和发短信。不记得是什么缘故,得知高中一个男同学恰好也来庐山。那时他在武汉上大学,其……

阅读全文

爸爸出差时

我第一次看到埃米尔·库斯图里卡的电影是什么时候?应该是1994年,我的记忆有一个重要依据,就是我儿子出生不久。一位中国的导演借给我一盒录像带,说你应该看看这部来自南斯拉夫的电影。就这样,我在家里看了《爸爸出差时》,没有中文字幕,里面人物的台词我完全听不懂,可是我觉得自己看懂了。过了几年,我在北京街头的地摊上翻找VCD电影时,突然看到有中文字幕的《爸爸出差……

阅读全文

Theme By wordpress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