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华润到底是怎么丢掉万科的?

原标题:华润到底是怎么丢掉万科的? 本周五股东大会,已超龄服役三个多月的万科十七届董事会会完成换血,王石将和华润的三名派出董事一起离开。 这结束从来不是央企华润想要的结果。 相伴万科16年,华润在纷争中谋求的,不仅是第一大股东的地位,而是能够控股和控制万科,使万科名副其实地变为华润旗下的下属控股企业,服从华润的一元化领导,从根本上结束过去华润身为第一……

阅读全文

俞妍:陪夜

1 母亲给我打电话,已近晚八点。天完全暗下来,月亮像缺了一个角的煎饼,斜挂在东山墙的屋顶上。我开车赶到中医院,见母亲已等在住院部的大厅外。她微弓着身,左手搭着水泥圆柱子,右膝不自然地弯曲着。路灯下,她瘦弱的影子像一只孤独的老鸟。 今天咋这么晚。我从她左手腕摘下那个印花帆布包。很轻。里面保鲜盒装的东西肯定已经吃空了。刚才下电梯时,脚被门挤了一下。母亲……

阅读全文

最短的白日

是冬至的正午,我在古兰甸附近的一家乡镇卫生院做完三台肛肠手术,搭乘一辆破旧的运输水果的货车,赶往大连。 货车司机是我第二台手术的患者的哥哥,看上去五十上下,虎背熊腰的。他见了我先问吃了没。我摇摇头,告诉他我去高铁上吃。他一抹嘴说:“咳,早知道把剩下的半盘饺子给你带来好了,冬至的饺子夏至的面,不吃的话,就觉得这日子没过似的!我老婆今儿包的饺子,是鲅鱼……

阅读全文

莫与岳父争短长

我有一个同事,是个奇才,外号“大夫”。之所以有此外号,是因为他当年是学中医的,学成之后,由麻醉师干起,慢慢成了主刀大夫。干了几年之后,因手部肌肉劳损,不宜再操刀,于是愤而转行,开始做软件。大夫干一门精一门,很快在linux圈子混出了名气。我们公司成立时,他被我们老板拉着入伙,成了我们公司最早的员工,并以一己之力,用他那因劳损而颤抖的手,写出了我们整个销……

阅读全文

情侣之间最尴尬的瞬间

外出办事,下班的时候已经是吃晚饭的时间了。 想起小岳租的房子就在附近。心说小半年没见了,上他那看看再顺便一块喝个酒。 我敲了敲门。 房间里传来咚咚咚的光脚跑步声。 “你没带钥匙啊。宝宝!”这声喊得又做作又恶心。 小岳拉开门看见是我,瞬间大失所望,“你怎么来了,我以为我女朋友呢,哎,进来吧。” “你谈恋爱了?啥时候的事儿呀。太好了,这下你妈再不会逼着我帮你介……

阅读全文

我努力了七年,只为足够与你相配

表姐终于在今年的五一假期,把表姐夫领回家见爸妈了,在他们相恋的七个年头里,这是第一次大大方方坚定地出现在姨父姨妈面前。 在这之前,甚至都是遮遮掩掩和隐瞒的。在这个看脸的世界,浮躁的气息到处蔓延,会让人中伤。哪怕是相爱也击不碎两个人相差太远的距离。 但是这一次,表姐是真的确定了,在经历了七年的风雨之后。 时间真是个好东西,能让一切不确定变成确定,能让……

阅读全文

这可怕的恋爱

0 男朋友搬走了之后,赵小青一个人就租不起这两居室了。 她抱着斗牛犬威廉哭了一宿,第二天起床洗把脸就开始搬家。给自己布置得温馨的卧室咔咔咔拍了几张照片,把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原来做书房的次卧,然后在网上发布了招租的消息。 梁南搬走的时候,还要带走威廉。赵小青竖着眉毛说:“威廉归我!” 梁南说:“我不是跟你抢,我担心你养不起它。” 赵小青生气了:“你也太瞧不起……

阅读全文

为什么有的人坚持一定要办婚礼?

前阵子各种出差演讲,落下好多集《奇葩说》,终于抽空补上。其中一期的话题特别有感触:“婚礼真的有必要吗?” 印象最深的是臧鸿飞的讲述。他是表演天赋卓绝的选手,一脸严肃却逗得人前仰后合,算是“冷面滑稽”。 这一次,臧鸿飞抛出的观点是:“婚礼是一个大型尴尬荒谬自相矛盾自嗨的私人举办的庙会”。他列举了婚礼中大量的尴尬和陋习,曾有同感的人,很容易就代入其中。 厌恶……

阅读全文

最后一张筹码牌

1、 身为一个赌徒,最重要的呢,就是在适当的时候大输一场。 有时候赢得太多并非好事,这就好比是在高速公路上开车,太过笔直顺畅的道路往往最具有欺骗性。感官失灵得越久,戒备心消散得越彻底,撞车的时候就越容易酿成人车俱毁的悲剧。 比如现在,几分钟前在赌桌上喊出“All in”的宋轶有多杀伐决断,此刻坐在赌场餐厅的他就有多颓丧泄气。如同刚结束了一场在烈日下的性交,乏……

阅读全文

随想

男女在一起可以生出三样东西:第一是爱情,第二是孩子,第三是烦恼。爱情只有一个,孩子可以有几个,烦恼可能有无数个。 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广告从业人员说,基本上所有客户的所有要求都能总结为下面这样一幅对联儿——上联:高端大气国际化,下联:时尚抓人有个性。横批:眼前一亮。——@东东枪 我做编辑时老碰上网络严打,全员轮值,某回周末值班接到投诉电话:“为啥顾城的诗……

阅读全文

Theme By wordpress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