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刚需型出轨?什么是消费型出轨?

上海有个挺出名的为女性而开的消费场所,这里就不说名字了。这地方价格不菲,而且是私人会员制。我有个朋友有幸在两年前被一个女孩子带着进去见了见世面,和我描述了一下经过,说里面确实是“环肥燕瘦”各类型的帅哥都有。 当天请她客的女孩是大户,大笔一挥给带去的所有女孩都点了坐陪。我朋友本来挺不好意思,但想来都来了,也就坐下喝了点酒,享受了一番帅哥们的甜言蜜语,……

阅读全文

那个强抱女演员的包庇犯

一 “遵规守纪,认罪悔罪,参加劳动!”2013年4月,监狱操场上的训练口号比以往更响亮,大批新犯在这个月涌了进来。新进来的人中,短刑犯最不受欢迎——监狱里的犯人都有三联号,三个犯人互相监督,一人违规,三人遭殃,短刑犯们无需减刑,不怕扣分,常常违规违纪,一旦和短刑犯联号,意味着长刑犯减刑的机会出现了不可控的风险。 我和老犯谭晋元很倒霉,迎来了一个万恶的短刑犯……

阅读全文

忘不掉前任怎么办?

“志明与春娇”系列是很多都市男女的爱情圣经。第一部里,全城禁烟造福了张志明和余春娇,姣婆遇着脂粉客,哪怕彼此都有明显的缺陷,却架不住天造地设情投意合。“我们又不赶时间”,连同“n 55!W !”成为一时风行的告白。 等到第二部,两人的恋情走向平凡,不甘无聊的志明和春娇分手了。 可淡出未必就没有挂念。春娇就像现实里太多执迷不悔的傻姑娘,分明清楚谜底,依然在疲惫中……

阅读全文

校园霸凌往事

中关村二小的校园霸凌事件,勾起了我对一些少年往事的回忆。趁着搬砖的间隙,写一篇流水账。 小学一年级,我在家乡的镇中心小学读书,遭受到了最初的校园霸凌。当然,那时并没有译自英文bullying的“霸凌”一词,日常惯用语是“欺负”。我被欺负的原因很简单:全班只有我一个人,父母不在身边,由外公、外婆抚养长大。而且那时的我沉默寡言,不主动和人交往。很快,有同学带头起……

阅读全文

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谁是恶之花谁是罪之源

北京商报撰文称,“因资质卡壳,独立办园此路不通。后经妇联介入,幼儿园重新亮相。说白了就是挂靠政府部门,哪怕妇联这样的‘清水衙门’,权力背书,曲线办园。如无此恶性事件也就相安无事。东窗事发后所有的不合规就浮出水面。” 【人民日报:严惩亲子园施暴者 让想胡作非为的知道疼】这一行是有职业门槛的。不要说没资质,有资质也要持续考察和培训,要把好入口关。把不住的,……

阅读全文

当代恶臭女孩实录

当代恶臭女孩实录:涂着劣质化妆品,披着高仿爆款衣服,食堂开家新档口都说要去拔草。嚷嚷着减肥,还从不运动,说怕练出肌肉腿,问身边健身的朋友怎么减重,问完转头就说你瞅这一身肌肉多恶心。节食,不敢吃正餐,但一天能吃二斤干果,最后搞不清自己为啥瘦不下来。胸部A-,腰围C罩,丑,一百二十多斤,个头都没有小学生高,结果最爱说男的不到一米八就是残废。鹿晗马晗牛晗……

阅读全文

对阿孝何时怀疑阿仁的点点分析同感慨

看到无间道贴吧里大家在讨论究竟倪永孝什么时候知道陈永仁是卧底,是最后阿孝跌倒在情不自禁扑过来扶住他的永仁的怀里无意间看到窃听器的时候,亦或者是阿孝对罗鸡清理门户,反而对着永仁的方向说话的时候呢? 我的想法是,倪永孝一直在怀疑,但是一直不去确认。 理由如下:倪永孝给自己的女儿办生日会的时候,他凝神看了张黄色的纸条,然后笑着撕了去,丢到了果皮桶,之后施……

阅读全文

三更饺子

1 面前的这碗饺子,馅儿里肯定加了姜末,虽然很少,可他还是品出了姜特有的辛辣。大川不吃姜,一点儿也不愿意沾。越是不喜欢吃,就越敏感,饭里,菜里有一点点姜他都能吃出来。可这是茹果叫他来吃的饺子,他看看茹果,大咬了一口,笑嘻嘻地说:“真好吃。”茹果面无表情地坐在他的对面,说了一句:“好吃就都吃了吧。”起身拿过烟灰缸和香烟,点了一根。烟雾缭缭绕绕飘到大川面前……

阅读全文

刘处

刘科对于一直没有提拨耿耿于怀。  每次喝酒的时候他说:”妈逼!不干了——今天我们处长让我给他写个讲话稿,我没给他好脸色看。我跟他说,‘那么多人闲着,偏偏怎么就该我写。我是末庄里的阿Q吗,又能苦又能做?’处长说,‘帮帮忙吧!你是处里的老人,情况比他们熟。笔头子又来得快,交给他们小年轻我不放心。你大笔一挥,分分钟就弄好了。辛苦一下……啊?等这阵子忙完了,回头……

阅读全文

最短的白日

是冬至的正午,我在古兰甸附近的一家乡镇卫生院做完三台肛肠手术,搭乘一辆破旧的运输水果的货车,赶往大连。 货车司机是我第二台手术的患者的哥哥,看上去五十上下,虎背熊腰的。他见了我先问吃了没。我摇摇头,告诉他我去高铁上吃。他一抹嘴说:“咳,早知道把剩下的半盘饺子给你带来好了,冬至的饺子夏至的面,不吃的话,就觉得这日子没过似的!我老婆今儿包的饺子,是鲅鱼……

阅读全文

Theme By wordpress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