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不过如此

菜鸟猎手重度依赖视觉,而资深猎手凭借嗅觉就能感知猎物所在。他们在你面前展现出来的好像很有耐心、很宽容大度。你如果由此产生一种“他们也不过如此”的错觉,那只能说明你从来没有见过真实的他们,对凶猛的动物世界一无所知。如果你不想成为猎物,就不要深入狩猎区玩耍。 不要怪没有支持你的环境。什么事都得到支持,一点成本不用付出,如果你这样才能行动,那你永远无法行……

阅读全文

那个强抱女演员的包庇犯

一 “遵规守纪,认罪悔罪,参加劳动!”2013年4月,监狱操场上的训练口号比以往更响亮,大批新犯在这个月涌了进来。新进来的人中,短刑犯最不受欢迎——监狱里的犯人都有三联号,三个犯人互相监督,一人违规,三人遭殃,短刑犯们无需减刑,不怕扣分,常常违规违纪,一旦和短刑犯联号,意味着长刑犯减刑的机会出现了不可控的风险。 我和老犯谭晋元很倒霉,迎来了一个万恶的短刑犯……

阅读全文

冬煮火锅

“红泥小火炉”给人的第一印象,应当是冬寒时,一锅火锅底下的燃烧得旺旺的火炉。最近冬天逐渐寒凉了下去,那种残存的秋风和暖的日子一去不返了,天气越来越冷,衣服越穿越多,吃的食物,也逐渐热起来。而冬寒正隆时,吃火锅不啻是最热闹最适意的事情了。现在市面上的火锅未免太多,出门一走,到处都是火锅店,虽然味道有好有坏,气氛有热闹有冷清,但和自己做火锅比较起来到底……

阅读全文

办公室一幕

昨天晚上刚下班,我还在电梯里,就看到我们组长忽然在群里说,明天提前个十五至二十分钟来,我们开个早会。 我大概知道这早会是为什么,关于大家工作效率不够高的批评,昨天一天已经在公司群里出现了好几次。中午,组长还发出了“上班最好可以不登微信”的呼吁。所以毫无疑问,明天的早会也是关于提升效率的。但是至于吗,要提前十五分钟到公司?就在上班时间正常开会怎么了?……

阅读全文

清晨的争吵

1 清晨,明先生迷离着双眼,慢腾腾从床上起身,旁边的枕头上,早已经空空如也,连一丁点的体温也感受不到。他按了一下闹钟,穿上拖鞋,坐在床边冷静了两三秒,走进洗手间。 刷牙的时候,厨房已经飘来了煎蛋的香味,不用说,这是妻子在厨房为两个人准备早餐。 除了水龙头和刷牙时泡沫与牙刷、牙齿撞击发出的沙沙声,这个早晨静悄悄的。 “又是新的一天,还和以前一样。”明先生……

阅读全文

姐姐-骆瑞生

姐姐嫁给那个老矿工的时候,妹妹才十五岁。是父亲逼迫姐姐嫁给那个老矿工的,因为那个时候,谁都没钱,只有矿工有钱,这个矿工在遵义的一个煤矿厂当工人,每个月拿工资,吃穿不愁。只是这个矿工要比父亲的年纪还大两岁,娶姐姐的时候,快五十岁了。妹妹记得老矿工提着烟酒来她家的情形。她家住在半山腰上,房子背后是茂密的杉树林,屋前是一丛芭蕉,长得很茂盛。夏天的黄昏,……

阅读全文

不谈性不说爱,只想分享一些往事

接触王小波是在十多年前。当时,我读高二。那时,没有多少课外书籍可阅读。我所接触的,几乎都是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盗版的网络小说也开始火了,同学喜欢看。我不怎么喜欢,因为盗版的纸质的手感实在是糟糕。好在网络购书,已经起了苗头。有一本贝塔斯曼书友会的购书目录,不知从何时起就出现在班上。小册子色彩斑斓,纸质柔和,各种各样的书籍简介,让我读了非常羡慕。理……

阅读全文

此诚“泡沫”之秋也

国庆快乐。这是一个可以放肆的节日,除了房价泡沫。政策似有跟风之嫌,举国上下最热门的旅游城市,逐个以限购,尤其是限外地人购,迎接着兴奋的外地游客。这样做似乎容易产生误会,但各地政府已然等不得。 人们看上去希望用一个长长的假期,让泡沫变得不那么肆无忌惮。此前我们见过很多这样的决定,也听过很多漂亮话,所以此举并不让人意外。民意毕竟是沸腾的。 是以看到有人……

阅读全文

白银饭店

[引言] 想不到我的家乡白银因为“变态连环杀人案”这一串字而被全国人民知道。加上之前发生在四川师大的白银学生凶杀案,白银瞬间将“工业小城的压抑”“变态疯狂”“杀人狂”连成了一条线,一座阴郁的恐怖之城就这么成立了。 我是白银人,这篇文章里记录的是我真实生活过的并爱着的白银,大家可以看看它是否真是座阴郁恐怖之城。 痛苦终是世界的组成部分,魔鬼不受时代、地域和生……

阅读全文

你走的路还不够长,所以才没有遇到想要见的人

我最爱的推理小说家阿加莎·克里斯蒂说过:“很多女孩子在十九岁是很迷某个人,等到二十二岁时,就怀疑自己究竟看中对方哪一点。”   这是她自己的切身感受。   22岁那年,阿加莎·克里斯蒂与年轻的少尉阿尔奇博尔德·克里斯蒂在一次舞会上相识。这段经历可以在阿加莎的半自传体小说《未完成的肖像中》一窥真相,她将阿尔奇化身为德莫特,详细描写了阿尔奇身上那种强大的吸引……

阅读全文

Theme By wordpress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