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寂寞 » 商业

Posts Tagged 商业

校园霸凌往事

中关村二小的校园霸凌事件,勾起了我对一些少年往事的回忆。趁着搬砖的间隙,写一篇流水账。 小学一年级,我在家乡的镇中心小学读书,遭受到了最初的校园霸凌...

阅读全文 »

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谁是恶之花谁是罪之源

北京商报撰文称,“因资质卡壳,独立办园此路不通。后经妇联介入,幼儿园重新亮相。说白了就是挂靠政府部门,哪怕妇联这样的‘清水衙门’,权力背书,曲线办园。...

阅读全文 »

清晨的争吵

1 清晨,明先生迷离着双眼,慢腾腾从床上起身,旁边的枕头上,早已经空空如也,连一丁点的体温也感受不到。他按了一下闹钟,穿上拖鞋,坐在床边冷静了两三秒...

阅读全文 »

活着本身就是件技术活儿

活着本身就是件技术活儿

俗话说:“投胎是件技术活儿”。这话说出来肯定是酸溜溜的伴随着撇嘴表情,就差恨自己的老爹不是什么实权公务员或者福布斯榜上的富豪人物。但我也 听过八 卦:...

阅读全文 »

传说中的淫贼

房中述 | 刘原   自从我迁徙新地,办公室外常有妹伢子伸头探脑,好奇窥探传说中的流氓原是何嘴脸。自楚留香之后,采花淫贼已经成为了江湖里几近绝迹的族群...

阅读全文 »

刘原:恰同学不再少年

我像一只远征的蝙蝠,飞临海岛的上空。身下的厦门灯火一簇簇地翻涌在暗夜里,宛如沧海。   毕业十五年,我第二次回到福建,这个曾生活四年的省份,已...

阅读全文 »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房中述 | 刘原   在网上看到一个典故:马寅初有老婆两枚,为示博爱平等,他上半夜睡正房,下半夜睡偏房,胡适曾调笑曰马教授的身体是北大最好的,“文革”时...

阅读全文 »

刘原:汨罗江畔想三闾

房中述 | 刘原   我在端午的前夜,睡在汨罗江畔的一个庄园。江如罗带,以浑圆的轨迹包缠着楚地之洲,故曰盘石洲。我站在洲头,夜雾流转,树影憧憧,隔岸的...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