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相处

早上去上班,一同事问我:“昨晚又撸了吧”?我说“是啊”。“撸了多久”?“没多久,撸两小时就睡了”。这时旁边一女同事走过来,什么都不说就在我头上狠狠敲了三下,背着手就走了。 当晚凌晨三点,我爬上领导家阳台,轻轻的敲了三下门,门自动就开了。 …… ……… …………… ……………… ………………… …………………… ……………………… 所以警察同志,我真的是来给领导送《西游记》的,只是我记性不太好,记错小区了……

阅读全文

校园霸凌往事

中关村二小的校园霸凌事件,勾起了我对一些少年往事的回忆。趁着搬砖的间隙,写一篇流水账。 小学一年级,我在家乡的镇中心小学读书,遭受到了最初的校园霸凌。当然,那时并没有译自英文bullying的“霸凌”一词,日常惯用语是“欺负”。我被欺负的原因很简单:全班只有我一个人,父母不在身边,由外公、外婆抚养长大。而且那时的我沉默寡言,不主动和人交往。很快,有同学带头起……

阅读全文

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谁是恶之花谁是罪之源

北京商报撰文称,“因资质卡壳,独立办园此路不通。后经妇联介入,幼儿园重新亮相。说白了就是挂靠政府部门,哪怕妇联这样的‘清水衙门’,权力背书,曲线办园。如无此恶性事件也就相安无事。东窗事发后所有的不合规就浮出水面。” 【人民日报:严惩亲子园施暴者 让想胡作非为的知道疼】这一行是有职业门槛的。不要说没资质,有资质也要持续考察和培训,要把好入口关。把不住的,……

阅读全文

清晨的争吵

1 清晨,明先生迷离着双眼,慢腾腾从床上起身,旁边的枕头上,早已经空空如也,连一丁点的体温也感受不到。他按了一下闹钟,穿上拖鞋,坐在床边冷静了两三秒,走进洗手间。 刷牙的时候,厨房已经飘来了煎蛋的香味,不用说,这是妻子在厨房为两个人准备早餐。 除了水龙头和刷牙时泡沫与牙刷、牙齿撞击发出的沙沙声,这个早晨静悄悄的。 “又是新的一天,还和以前一样。”明先生……

阅读全文

活着本身就是件技术活儿

俗话说:“投胎是件技术活儿”。这话说出来肯定是酸溜溜的伴随着撇嘴表情,就差恨自己的老爹不是什么实权公务员或者福布斯榜上的富豪人物。但我也 听过八 卦:某人在国外娶的老婆是欧洲贵族,她成天抱怨自家老爹为什么那么有钱,游艇飞机城堡都给预备好了,日常开销的数目随便就超过自己做任何工作可以赚到的数目,简直让她找不到人生意义。 “富二代”这个词,因此带上了几分贬……

阅读全文

传说中的淫贼

房中述 | 刘原   自从我迁徙新地,办公室外常有妹伢子伸头探脑,好奇窥探传说中的流氓原是何嘴脸。自楚留香之后,采花淫贼已经成为了江湖里几近绝迹的族群。今天我刚进电梯,一群美女就扯住我的衣衫,探头去喊:那谁谁,快来看刘原。我苦笑说,来吧,看人猿泰山。那谁谁,据说曾从门缝里辨识色狼,忽然虑及贞操问题,于是捂脸,雀跃地跑开。   古时淫贼,总是黑衣夜行,……

阅读全文

刘原:恰同学不再少年

我像一只远征的蝙蝠,飞临海岛的上空。身下的厦门灯火一簇簇地翻涌在暗夜里,宛如沧海。   毕业十五年,我第二次回到福建,这个曾生活四年的省份,已经与我形同陌路。我们的聚会,仿佛就是为了彼此甄别抬头纹和妊娠纹,数点对方的白发。此次聚众淫乱的领袖、曾经和我打牌吵翻天、如今专放高利贷的隔壁老王说:聚会要趁早,再过些年,没准有人要被阎罗王招去述职了。……

阅读全文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房中述 | 刘原   在网上看到一个典故:马寅初有老婆两枚,为示博爱平等,他上半夜睡正房,下半夜睡偏房,胡适曾调笑曰马教授的身体是北大最好的,“文革”时红卫兵逼其退掉一太太,周恩来出面调解:马老婚姻乃历史遗留问题,不必施行革命。马寅初高寿,活了101岁,两个老婆亦过百岁。   娥皇女英共事一夫,是无数男人之梦想。舜死翘翘之后,娥皇女英齐跳湘江殉葬,相约下阴……

阅读全文

刘原:汨罗江畔想三闾

房中述 | 刘原   我在端午的前夜,睡在汨罗江畔的一个庄园。江如罗带,以浑圆的轨迹包缠着楚地之洲,故曰盘石洲。我站在洲头,夜雾流转,树影憧憧,隔岸的龙王庙磷火零星,飘来的正是屈原衣衫的气息。   想起写《离骚》的屈原,我就变得骚了起来。遥想2000年前的那个月落乌啼之夜,郢都破城,远方烽火连天,而汨罗江上的画舫歌姬还在醉醺醺地唱:后庭!花!屈原秋菊一紧……

阅读全文

Theme By wordpress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