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丁目的蝙蝠侠

礼拜五晚上十点半,老陈还没有回家。老婆美娟给他发了第三条消息:“今朝夜里几点钟回来?回我个消息好吧。”美娟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儿子还是老样子,吃好晚饭就进房间,把门一关,不晓得在里面做什么。美娟看着叽叽喳喳的综艺,时不时跳出来的日语字幕,好几年了,还是让她觉得心里烦。美娟想,真是不管在日本呆多少年,还是看不懂这些节目到底哪里好笑。于是关掉电视,……

阅读全文

在班车上看书的女孩

你在这座被称为世界工厂的城市念完大学,然后进了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负责企业文化和员工培训。跨国公司很守规矩,严格遵照劳动法安排职工作息,只不过,你每天实际待在公司的时间远远超过八个钟点,却不算加班。自然没有哪个员工敢跟公司顶真。上面总有合法合理的说辞的。顶真是自讨没趣,弄不好饭碗也给砸掉。总之,这份差事既刻板又累人,一天撑下来,你就像车间里的机器……

阅读全文

“老”是这样发生的

关于“老”是怎么发生的,最近一两年我算是有点心得。17岁的时候我认为人到27岁就可以去死了,真的不甘心的话,再多活2年,撑到29岁死了总可以了吧。谁要过30岁之后的日子啊,老了啊,老起来的人生有什么意思。等我真到了29岁,心里略有些翻腾,借着这股对自己的怜惜,面霜换成la mer的(并没有什么奇效但不想再换‘回去’了),减了肥(当然飞速地又反弹了),略买了几个包,说……

阅读全文

冬煮火锅

“红泥小火炉”给人的第一印象,应当是冬寒时,一锅火锅底下的燃烧得旺旺的火炉。最近冬天逐渐寒凉了下去,那种残存的秋风和暖的日子一去不返了,天气越来越冷,衣服越穿越多,吃的食物,也逐渐热起来。而冬寒正隆时,吃火锅不啻是最热闹最适意的事情了。现在市面上的火锅未免太多,出门一走,到处都是火锅店,虽然味道有好有坏,气氛有热闹有冷清,但和自己做火锅比较起来到底……

阅读全文

高总和秦总

高总和秦总是夫妻,高总是公司的老板,秦总是老板娘。 高总和秦总都有六十多岁了,事业做的不上不下,年销售额也有个五六七八亿,但是他们仍不开心。 第一次见高总,我已经入职了一个礼拜,高总出差回来,到设备部查看,我们从产线上下来,跟设备部长谈故障。旁边椅子上坐了一个瘦筋个拉,病病歪歪的老头,脸白发黑却一脸阴郁。 他问:设备调试的怎么样? 我那时候说话不过脑……

阅读全文

办公室一幕

昨天晚上刚下班,我还在电梯里,就看到我们组长忽然在群里说,明天提前个十五至二十分钟来,我们开个早会。 我大概知道这早会是为什么,关于大家工作效率不够高的批评,昨天一天已经在公司群里出现了好几次。中午,组长还发出了“上班最好可以不登微信”的呼吁。所以毫无疑问,明天的早会也是关于提升效率的。但是至于吗,要提前十五分钟到公司?就在上班时间正常开会怎么了?……

阅读全文

直到大地深处

刚买这个房子的时候,我的老婆还只是女朋友。买好之后我电话告诉她,她隔空跟我发了脾气,我满怀的开心变成了委屈和怨恨。要知道,我早上5点就起床了,从浦东赶到这个什么鬼的古北湾大酒店,和一帮大爷大妈抢房子,排队排了三个小时。她呢?她什么也没有做,只管在家呼呼大睡。排队时我前面只有一个人,我排在第二位。我早早瞄好了18号楼的302室,觉得自己一定可以摘到。但我……

阅读全文

女生宿舍奇妙故事

文/姚瑶 每天晚上我和老公在小区里跑步时,总会聊到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比如看到轻松超越我们的泰迪犬,我会问他,和自然界其他生物相比,人不能上天入海,不能攀援树顶也没有如风速度,力量之弱更不用说,为什么却成了这世界的地主。老公说生理上的缺陷用头脑来弥补。我忙说,那么同理可得,女人在生理上弱势于男人,因此女人在家庭里也应当是主人。他说你们的头脑不是胜在……

阅读全文

薛之谦

薛之谦,15年9月离婚,宣布净身出户>离婚协议书被民政局爆出来传遍上海>符合首套房资格>付首付>享受首套贷款利率>2017年交房买车位办产证>复婚。买的是普陀前三豪宅中海紫御。讲的就是上海普通老百姓离婚买房的故事。啊,戏精。

阅读全文

刘处

刘科对于一直没有提拨耿耿于怀。  每次喝酒的时候他说:”妈逼!不干了——今天我们处长让我给他写个讲话稿,我没给他好脸色看。我跟他说,‘那么多人闲着,偏偏怎么就该我写。我是末庄里的阿Q吗,又能苦又能做?’处长说,‘帮帮忙吧!你是处里的老人,情况比他们熟。笔头子又来得快,交给他们小年轻我不放心。你大笔一挥,分分钟就弄好了。辛苦一下……啊?等这阵子忙完了,回头……

阅读全文

Theme By wordpress模板